搜 索:
国学大讲堂 - 堪舆古赋1
堪舆古赋1
 
加入时间:2007-8-4 13:28:38 点击:7660

《青囊經》

《青囊經》作者黃石公,是公元前約二百二十年間秦朝的學者。全經共分三卷:上卷敘述河圖五氣、洛書方位與陰陽二氣融合而化成天地之定位等學理,故謂之化始。中卷說出天地間形氣依附與方位配合而成一體的動力,故謂之化機。下卷說明天地間形氣方位與各種法則配合後的影響力,故謂之化成。
《青囊經》上卷:
天尊地卑,陽奇陰偶。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為朋,四九為友,五十同途,闢闔奇偶,五兆生成,流行終始。八體宏佈,子母分施,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中五立極,制臨四方,背一面九,三七居旁,二八四六,縱橫紀網。陽以相陰,陰以含陽,陽生於陰,柔生始剛,陰德宏濟,陽德順昌。是故陽本陰,陰育陽,天依形,地附氣,此之謂化始。
《青囊經》中卷:
天有五星,地有五行,天分星宿,地列山川,氣行於地,形麗於天,因形察氣,以立人紀。紫微天極,太乙之御,君臨四正,南面而治,天市東宮,少微西掖,太極南垣,旁照四極。四七為經,五德為緯,運斡坤輿,垂光乾紀,七政樞機,流通終始。地德上載,天光下臨,陰用陽朝,陽用陰應,陰陽相見,福祿永貞,陰陽相乖,禍咎踵門。天之所臨,地之所盛,形止氣蓄,萬物化生,氣感而應,鬼福及人,是故天有象,地有形,上下相須而成一體,此之謂化機。
《青囊經》下卷:
無極而太極也,理寓於氣,氣囿於地,日月星宿,剛氣上騰,山川草木,柔氣下凝,資陽以昌,用陰以成。陽德有象,陰德有位,地有四勢,氣從八方,外氣行形,內氣止生,乘風則散,界水則止。是故順五兆,用八卦,排六甲,佈八門,推五運,定六氣,明地德,立人道,因變化,原終始,此謂之化成。

《青囊序》
楊公養老看雌雄,天下諸書對不同.先看金龍動不動,次察血脈認來龍;
龍分兩片陰陽取,水對三叉細認蹤,江南龍來江北望,江西龍去望江東;
是以聖人卜河洛,瀍澗二水交華嵩,相其陰陽觀流泉,卜年卜世宅都宮;
晉世景純傳此術,演經立意出玄空,朱雀發原生旺氣,一一講說開愚蒙;
一生二兮二生三,三生萬物是玄關,山管山兮水管水,此是陰陽不待言;
識得陰陽玄妙理,知其衰旺生與死,不問坐山與來水,但逢死氣皆無取;
先天羅經十二支,後天再用干與維,八干四維輔支位,子母公孫同此推;
二十四山分順逆,共成四十有八局,五行即在此中分,祖宗卻從陰陽出;
陽從左邊團團轉,陰從右路轉相通,有人識得陰陽者,何愁大地不相逢;
陽山陽向水流陽,執定此說甚荒唐,陰山陰向水流陰,笑殺拘疑都一般;
若能勘破固中理,妙用本來同一體,陰陽相見兩為難,一山一水何足言;
二十四山雙雙起,少有時師通此義,五行分布二十四,時師此訣何曾記;
山上龍神不下水,水裡龍神不上山,用此量山與步水,百里江山一響間;
更有淨陰淨陽法,前後八尺不宜雜,斜正受來陰陽取,氣乘生旺方無煞;
來山起頂須要知,三節四節不須拘,只要龍神得生旺,陰陽卻與穴中殊;
天上星辰似織羅,水交三八要相過,水發城門須要會,劫如湖裡雁交鵝;
富貴貧賤在水神,水是山家血脈精,山靜水動晝夜定,水主財祿山人丁;
乾坤艮巽號御街,四大神尊在內排,生剋須憑五行布,要識天機玄妙處;
乾坤艮巽水長流,吉神先入家豪富,請驗一家舊日墳,十墳埋下九墳貧;
惟有一家能發福,去水來山盡合情,宗妙本是陰陽玄,得四失六南為全;
三才六建雖是妙,得三失五盡為偏,只因一行擾外國,遂把五行顛倒編;
以訛傳訛竟不明,所以禍福為胡編。

《青囊奥语》

坤壬乙, 巨门从头出,艮丙心, 位位是破星;巽辰亥, 尽是武曲位, 甲癸申, 贪狼一路行;左为阳, 子癸至亥仁, 右为阴, 午丁至巳丙;雌与雄, 交会合玄空, 雄与雌, 玄空卦内推,山与水, 须要明此理, 水与山, 祸福尽相关;明玄空, 只在五行中, 知此法, 不须寻纳甲。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穷;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第二言,来脉明堂不可偏;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
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
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第八裁,屈曲流神认来去;第九神,任他平地与青云;
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
说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晓高低,星峰须辨得玄微;鬼与曜,生死来去真要妙;
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密秘在玄空;
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
从外出入名为进,家内财宝积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尽费;
出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侵;
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现;
识得此篇真微妙,又见郭璞再出现。

《天机一贯青囊奥语》

原文:坤壬乙,文曲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廉贞; 巽庚癸,俱是武曲位;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白话解】郭璞《葬书》说:“葬者,藏也,乘生气也,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这是地理术的原理,认识世界的哲学基础。所谓“生气”,就是宇宙的阴阳气,以现代话来说,就是阴电子和阳电子。《葬书》认为世界万物都是阴阳气的斗争统一而产生的,而万物的每个个体都是木火金水五行所构成,在地理术领域内当然也不是例外。
 地理术的手段就是“乘生气”也。也就是使人的居住场所适应生气,利用生气,为生活生产服务。 可是生气有什么方法看见它认识它呢?《葬书》说:“土为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为水之母,有气斯有水。”就是说土生生气。生气生水,我们通过观土察水就可以认识生气。所谓“土”就是地球。地理术说的“龙,砂”就是山脉和地脉,即是地球的表面结构。这里说的“土”也不是化学元素的土,而是具有木火土金水的五土,以现代话来说,是具有各种元素的土。“乘生气”就是乘具有各种元素的阴阳气,就是乘具有各种元素的土气和水气。
茫茫地球表面的土和水用什么方法去认识呢?《天玉经》是《罗经解》之祖,把地球表面的土和水分为震、兑、坎、离四卦,和《周易》说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是同一个道理。震卦属木,兑卦属金,坎卦属水,离卦属火。就是把地球表面的土和水,把地理术称的龙、砂、水分为木、金、水、火四局。
 水局,以九星命名为文曲。水局的长生在十二地支的申宫,帝旺在子宫,墓库在辰宫,申子辰就是生旺墓三合水局。在罗盘上面缝针双山,是坤申同宫,壬子同宫,乙辰同宫,所以说:坤壬乙文曲从头出。
    火局,以九星命名为廉贞。火局的长生在十二地支的寅宫,帝旺在午宫,墓库在戌宫。寅午戌就是生旺墓三合火局。在罗盘缝针的双山,艮寅同宫,丙午同宫,辛戌同宫,所以称:艮丙辛位是廉贞。
金局,以九星命名为武曲。金局的长生在十二地支的巳宫,帝旺在午宫,墓库在丑宫。巳酉丑就是生旺墓三合金局。在罗盘缝针的双山,巽巳同宫,庚酉同宫,癸丑同宫,所以称:巽庚癸俱是武曲位。
木局,以九星命名为贪狼。木局的长生在十二支亥宫,帝旺在卯,墓库在未宫,亥卯未就是生旺墓三合木局。在罗盘上面缝针的双山,乾亥同宫,甲卯同宫,丁未同宫,所以说:乾甲丁贪狼一 路行。
    要加以说明的是,五行是木、火、土、金、水,而分局只有木、火、土、金四局,没有土局。因为《河图》一六水的方位是北方,二七 火的方位是南方,三八木的方位是东方,四九金的方位是西方,五十土居中央,没有方位,所以没有土局。由于土和水都是生气的一家,在地理术处理方面,土局同水局。
《天玉经》说:“甲庚丙壬俱属阳,顺推五行详。乙辛丁癸俱属阴,逆排五行寻。”甲庚丙壬是指龙,乙辛丁癸是指水。龙属阳,称为夫。水属阴,称为妻。龙与水配合就是生气,就是阴阳配合,夫妻相配。阴从阳而阳不从阴。因此,在地理术处理以阳为主,即以龙为主,而阴从属之,即水从属于龙。龙的生处,是水的旺处。水的帝旺宫,就是龙的长生宫,而同归于墓库。生旺墓三合,就是这个道理。我们推排长生十二宫专门顺推,而不逆推。因为顺推到龙的帝旺也就知道是水的长生,也是这个原因。
《天玉经》说:“四生三合是天机,双山五行全。”所谓四生,就是寅申巳亥,指四龙的四长生。以龙而说。三合就是指每一龙的生旺墓;以局而言。双山指缝针。五行是指正针挨星,即七十二龙五行。双山,除指缝针二十四山正干正支和四维以外,还包括了正针“平分三七合双山”的道理,而甲子分布在它下面。所以《天玉经》说“先定来山后定向,连珠不相放”。又说:“须知寻觅五行踪,富贵结金龙”。就是双山 之下,认取七十二龙纳音,就叫五行踪了。还说“排星仔细认五行,看自向卦坐者,分别震兑坎离也”。就是龙必须合向,而向必须合水,即龙向水都不能出卦,才叫做连珠,连贯起来而不可以更动的意思,《天玉经》内所谓吉,就是要求龙向水不出同一卦。知道了本节生旺墓三合,就知道出卦不出卦了。
      原文:左行为阳,子丑至戌亥。右行为阴,午巳至申未。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寻。
     【白话解】甲庚丙壬属阳,为龙。阳生于子,顺生至戌亥。乙辛丁癸属阴,为水。阴生于午,逆生至申未 。独阳不生,孤阴不长,这是万物生长的的原理,地理术对龙砂水也是同样的看法,所以杨筠松地理术,首先就是分辩阴阳。阴,就是雌,阳,就是雄。
所谓“玄空”,这里是指生气,就是指 阴阳气。阴阳气是无形可见的东西,我们只能用思维来体会它的存在。古代地理术科学家,特别是郭璞,在地理术实践中产生的“生气(阴阳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以及“土行气行,物因以生“的理论,是符合客观存在的。“生气行乎地中”和“土行气行”就是事物发生的因,是阴阳气斗争统一的过程。“发而生乎万物”,“物因于生”“万物”和“生”,就是事物发生发展的果,是人们看得见的。这种因,阴阳气斗争统一的过程,人们是看不见的。这种看不见的过程,就叫做“玄空”。但他有一 定的发展规律,一定发展规律的因,必定产生一定的果。地理术的 雌雄交会,阴阳交会,龙水 结合,就是玄空的变化过程,就是因。地理术的吉与凶,就是玄空,即龙水交会的果。
所谓交会,就是阴阳,雌雄,龙水相配合。交会合玄空,就是使龙水配合过程循着玄空的发展规律,得出地理术良好的果,地理术术语常常叫做“吉”。
交会合玄空的雌雄即龙水,又怎样来认识呢?那也必须在玄空的卦内去推寻出来。七十二龙的纳音木,是震卦,也就是甲。纳音金,是兑卦,也就是庚。纳音火是离卦,也就是丙。纳音水,是坎卦,也就是壬。甲、庚、丙、壬属阳,是雄,是龙。乙辛丁癸属阴,是雌,是水。甲与癸配合,丙与乙配合,庚与丁配合,壬与辛配合,就是阴阳配合、雌雄配合、龙水配合。龙的生处,即水的旺处。水的生处,即龙的旺处,而同归于墓。即:
 甲生于亥,旺于卯;癸生于卯,旺于亥;同归于未。 庚生于巳,旺于酉;丁生于酉,旺于巳;同归于丑。丙生于寅,旺于午;乙生于午,旺于寅;同归于戌。 壬生于申,旺于子;辛生于子,旺于申;同归于辰。
《天玉经》说:“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何卦生。”又说:“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就是说要从震兑坎离四卦之所属,推出龙神和水神。一 阴一 阳,一 雌一 雄,龙水夫妇相配,互通生与旺而归一语。即是: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原文:山与水,俱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白话解】此理,就是上述交会合玄空得道理。所谓“夫妇路遇,眷属一家”,是从交会合玄空的道理推出来的。但是山为正,水为负。山属阳,水属阴。山是雄,水是雌。山即龙,即土。土生气,气生水,山是水的祖,水是山的孙,所以山就是主,水是从属。只有属从主,阴从阳,而阳不从阴。所以地理术所谓乘生气,是以格龙乘龙气为第一,收堂前秀水次之,内乘生气是内因,为聚堂气是外因,外因影响内因。因此,地理术乘生气是以山为主,水从属之,而吉凶祸福却是以水为主,而山从属之。也就是说山没有吉凶,以水的生、旺、休、囚来推论吉凶,迎生接旺,冲旺冲生的吉与凶,都是由水决定的。
     原文: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顺寻纳甲。
【白话解】纳甲,是八卦配纳干支,起于太阴,是五行的一端,而不是五行的本体。七十二 龙纳音,则在每支之下各有河图,因而各有它的五干,各有五行。阴阳五行是充沛于宇宙之间,每件事物的个体都是阴阳五行所构成,即以人体而言,肺属金,胃属土,肾属水。。。。。。也是五行构成的,只有懂得宇宙客观存在的五行即每支之下各有河图的五行。就不必去寻找纳甲五行了。
     原文: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火坑。
    【白话解】这是专以作用来说明玄空的妙处,说明它的科学客观性。阴阳二气五行,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件事物,是不依人民的意识转变的客观存在。方位五行,认定北方属水,东方属木,南方属火,西方属金,是方位整个的五行属性是指整个宇宙的四象说的。以每个方位来说。它的组成却不是纯一的,和整个宇宙一样包含着阴阳五行。即是说,东方不是单一的木,南方也不是纯一的火。从十二支方位来说,东方辖寅卯辰,辰就是属土。南方的未也是属土。从十二方位的每一支来说,子不是单一的水,丑不是单一的土,寅卯不是单一的木。。。。。。子既是属水,也有其他的阴阳五行,称之为“颠倒五行”。杨筠松在地理术实践中察觉了方位五行不符合客观存在,就创设了七十二龙,在十二支的每支之下配上阴阳五行,把颠倒了的方位五行再颠倒过来,所以称之为“颠颠倒”。
在地理术格龙的时候,如果格的来龙及入首是甲子金龙,所扦住宅或坟墓的坐穴是甲子金穴,来龙生气属金,住宅是乘属金的生气,那么住宅就是金气旺盛,迎生接旺,我们在这样的住宅生活生产,就必定很顺利很吉庆,所以说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怎样叫做倒倒颠呢?就是说有颠颠倒的七十二龙不去用它,而用二十四龙的壬水龙或丙火龙、寅木龙或申金龙。。。。。。那么就把颠颠倒科学客观的七十二龙又倒回方位五行去了,就称之为“倒倒颠”。
如果地理术格龙用七十二龙格的是子龙,扦穴任意在子龙宫内乱扦穴位,假若扦的是戊子火穴,来龙是水气,,而扦火穴,便成为水克火,扦成了死穴。这样与来龙入首不功一 卦,生气就不旺盛,就会产生破旺冲生的害处,住宅就不吉利。所以说“倒倒颠,二十四山有火坑。”
     原文: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得高人施妙用。
【白话解】上面说的珠宝、火坑,就 是吉与凶。在地理术立向坐穴,怎样才可以扦珠宝,而不会扦到火坑呢?那就要从金龙开始。
     所谓金龙,就是水口。所谓经,是指正针即地盘二十四山。所谓纬,是指七十二龙。地理术勘察要领说:“入山观水口”,到现场就必须先看水口。在理气方面用罗盘格龙是什么水口。若水流乙辰,则知道是坤壬乙文曲水口;若水流辛戌,就知道是艮丙辛廉贞水口;若水流癸丑,就知道是巽庚癸武曲水口;若水流丁未,就知道是乾甲丁贪狼水口。杨筠松地理术玄空认雌雄的方位就是从金龙开始。接着就用罗盘格定入首龙,初步用纬,即看七十二龙是什么龙入首,必须使与金龙相符合。即是什么水口,就应当是什么龙入首,这就是金龙与一 纬的应用,然后在经上,即在天盘二十四山用双山起长生,这就是金龙与一经的应用,就可以决定生旺休囚了。应用之妙,唯有高人而已矣。
( 摘自:李定信《中国罗盘四十九层详解》)

《葬书内外篇》

《葬书内篇一》:
葬者乘生气也。
生气即一元运行之气在天则周流六虚,在地则发生万物。天无此,则气无以资。地无此,则形无以载。故磅礴乎大化,贯通乎品汇。无处无之,而无时不运也。陶侃曰先天地而长存,后大地而固有,盖亦指此云耳。且夫生气藏于地中,人不可见,唯循地之理以求之,然后能知其所在,葬者能知其所在,使枯骨得以乘之,则地理之能事毕矣。
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五气即五行之气,乃生气之别名也。夫一气分而为阴阳,析前为五行。虽运于天,实出于地。行则万物发生,聚则山川融结。融结者,即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也。
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父母骸骨为子孙之本,子孙形体乃父母之枝,一气相荫,由本而达枝也。故程子曰:卜其宅兆,卜其地之美恶也。地美则神灵安,子孙盛。若培壅其根,而枝叶茂,理固然也。恶则反是。蔡季通曰:生死殊途,情气相感,自然默与之通。今寻暴骨,以生人刺血滴之而渗入,则为亲骨肉,不渗则非。气类相感,有如此者,则知枯骨得荫,生人受福。其理显然,不待智者而后知也。或谓抱养既成,元非遗体,僧道嗣续,亦异所生,其何能荫之有?而不知人之心,通乎气。心为气之主,情通则气亦通,义绝则荫亦绝。故后母能荫前母子、前母亦发后母儿,其在物则篓薮螟蛉之类是也。尚何疑焉?
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父母子孙本同一气,互相感召,如受鬼福。故天下名墓在在有之,盖真龙发迹,迢迢百里,或数十里结为一穴,及至穴前则峰峦矗拥,众水环绕,叠蟑层层,献奇于后,龙脉抱卫,砂水翕聚,形穴既就,则山川之灵秀造化之精英,凝结融会于其中矣。苟盗其精英窃其灵秀,以父母遗骨藏于融会之地,由是子孙之心寄托于此,固其心之所寄,遂能与之感通,以致福于将来也。是知人心通乎气,而气通乎天,以人心之灵合山川之灵,故降神孕秀,以锺于生息之源,而其富贵贫贱寿夭贤愚,靡不攸系,至于形貌之妍丑,并皆肖象山川之美恶,故嵩岳生申,尼丘孕孔,岂偶然哉?鸣呼!非葬骨也,乃葬人之心也。非山川之灵亦人心自灵耳。世有往往以遗骨弃诸水火,而无祸福者,盖心与之离故也。
是以铜山西崩,灵锺东应。
汉未央官,二日无故锺自鸣。东方朔曰:必主铜山崩应,未几西蜀果奏铜山崩,以日揆之,正未央锺鸣之日也。帝问朔:何以知之?对曰:铜出于山,气相感应,犹人受体于父母也。帝叹曰:物尚尔,况于人乎!昔曾子养母至,孝子出,母欲其归,则齧指而曾子心痛。人凡父母不安而身离待侧,则亦心痛。特常人孝心薄而不自觉耳。故知山崩锺应,亦其理也。
木华于春,栗芽于室。
此亦言一气之感召也。野人藏栗,春至,栗木华。而家藏之栗,亦芽。实之去本已久,彼华此芽,盖以个性原在得气,则相感而应。亦犹父母之骨,葬乘生气而子孙福旺也。大一气磅磷于大地间,无端倪无终穷,万物随时运化,本不自知而受,造物者亦不自知也。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人骨,以荫所生之法也。
干父之精,坤母之血,二气感合,则精化为骨,血化为肉。复借神气,资乎其间。遂生而为人。及其死也,神气飞扬,血肉消溃,惟骨独存。而上智之士,图葬于吉地之中,以肉乘生气,外假子孙思慕一念,与之吻合,则可以复其既往之神,萃其己散之气。盖神趋则气应,地灵而人杰,以无为有,借伪显真,事通阴阳,功夺造化,是为反气人骨,以荫所生之法也。
丘垄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
丘垄为阴冈,阜为阳丘。言其高骨,乃山之带石者,坑高不能自立,必借石带土,而后能耸也。冈者迹也,土山为阜,言支之有毛脊者,垄之有骨气随而行。则易见支无石故必观其毛脊而后能辨也。然有坑而土支而石城而隐支而隆者,又全借乎心目之巧,以区别也。
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
谓生气随支垄体质流行,滔滔而去,非水界则莫之能止。及其止也,必得城郭完密,而后左右环围,然后能藏风,而不致有荡散之患。经云:明堂惜水如惜血,堂里避风如避贼, 不慎哉?
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高坑之地,天阴自上而降,生气浮露,最怕风寒,易为荡散。如人深居密室,稍有罅隙通风,适当肩背,便能成疾。故当求其城郭密固,使气之有聚也。平支之穴,地阳自下而科,生气沈潜,不畏风吹(缺).出在旷野,虽人面无蔽,已自不觉:或遇穴晴日朗,其温和之气自若,故不以宽旷为嫌,但取横水之有止使气之不行也。此言支垄之取用不同,有如此。
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支垄二者俱欲得水,高垄之地或从腰落,虽无大江拦截,亦必池塘以止内气,不则去水稍远,而随身金鱼不可无也。傥金鱼不界,则谓之雌雄失经,虽藏风亦不可用。平支之地,届若无蔽,但得横水拦截,何嫌宽旷,故二者皆以得水为上也。
经曰:外气横形内气止生,盖言此也。
水流土外谓之外气,气藏土中谓之内气。故必得外气形横,则内之生气自然止也。此引以,以结上文。得水为上之意。
何以言之气之盛,虽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
高坑之地落势雄雌,或上或止各有(缺)作自(缺)一地,可尽其力量也。而好龙多从腰落,分布枝蔓于数十里之间,或为城郭、朝乐、官曜、禽鬼、捍门、华表、罗星之类,皆本身自带,不可为彼既流行而余者非止也。但当求其聚处,而使之不散耳。平支鱼龙,大山跌落平洋,四畔旷阔,其为城郭亦不过高逾数尺而已,且去穴辽远朝山一点在乎云寓之表,人莫不以八风无蔽为嫌,又岂知支垄气隐,若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也。但得横水拦截,使之有止耳。此言支垄之气盛者如此。
故藏于涸燥者,宜深。藏于但夷者,宜浅。
上句言垄,下句言支。高垄之地阴之象也。气在内强刚而机下,故言涸燥当深葬。平支之地,阳之象也,气在外弱柔而浮上,故言但夷当浅葬。
经曰:浅深得乘,风水自成。
高垄之葬,潜而弗彰。故深取其沈气也。平支之葬,露而弗隐,故浅取其浮气也。得乘者:言所葬之棺,得以乘其生气也。浅深世俗多用九星白法,以定尺寸,谬也。不若只依金银炉底求之为得。
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
阴阳之气,即地中之生气。故嗜为风,升为云,降为雨。凡所以位天地、育万物者何:莫非此气邪斯。盖因曰葬乘生气,故重举以申明其义,愚尝谓能生能杀,皆此气也。葬得其法,则为生气。失其道,则为杀气。如所谓加减饶惜,吞吐浮沈之类。并当依法而剪裁之,不致有撞杀、冲刑、破腮、翻斗之患也。
夫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
气本无体,假土为体。因土而知有此气也。水本无母,假气为母,因气而知有此水也。五行以天一生水,且水何从生哉?生水者金也,生金者土也。土腹藏金,无质而有其气。干藏坤内,隐而未见。及乎生水,其兆始萌。言气为水母者,即干金之气也。世人不究本源,但以所见者水尔。故遂以水为大地之始,盖通而未精者也。
经曰:土形气形物因以生。
生气附形而有,依土而行,万物亦莫非(缺)也。此引经结上文,有土斯有气之意。
夫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小因势之止。
气行地中,人不可见其始也。则因地之势而知其行其次也,又因势之止而知其聚也。
 葬者原其起,乘其止。
善葬者必原其起,以观势。乘其止,以扡穴。凡言止者,乃山川融结,奇秀之所,有非明眼,莫能识也。《片玉髓》云:草上露华偏在尾,花中香味总居心。其止之谓与或谓粘穴,乘其脉之尽处为止,然则益倚撞安可以上?云不知古人正恐后世不识止处,故立为四法,以乘之夫。盖者止土盖,倚者止于倚也。撞粘莫不皆然,唯观义之所在高低,正侧何往、而非止乎?

葬书内篇二:
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
平夷多土陡泻,多石支之行,必认脊以为脉垄之行,则求石脊以为骨,其行度之势,委蛇曲折千变万,本无定式,大略与丘垄之骨,冈阜之支略同。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
千尺言其远,指一枝山之来势也。百尺言其近,指一穴地之成形也。
势来形止,是谓全气。全气之地,当葬其止。
原其远势之来,察其近形之止,形势既顺,则山水翕合,是为全气之地。又当求其止处,而葬之。斯尽善矣!止之一字,最谓吃紧,世之葬者,不乏全气之地。但于止处,则有昧焉耳。夫千里来龙,五尺入手,才差一指,尽废前功。纵奇峰耸,拔秀水之玄,皆不为我用矣。若得其传,知其止,则如数二三辨黑白。人或见其莽然,可左可右,可移可易,而不知中间自有一定不易之法。尺寸不可迁改者,指南云:立穴若还裁不正,纵饶古地也徒然。高低深浅如葬误,福变为灾起祸愆。
宛委自复,回环重复。
宛委自复,指其势而言。或顺或逆,即委蛇东西,或为南北之意也。回环重复,以其形而论,层拱叠绕,即朝海拱辰之义也。全气之地,其融结之情如此。
若踞而候也。
如人之踞然不动,而有所待然。
若揽而有也。
如贵人端坐,器具毕陈,揽之而有余。
欲进而却,欲止而深。
上句言拥卫之山,须得趋揖朝拱,不欲其潜逼、冲突,而不逊也。下句言储蓄之水,必得止聚,渊澄不欲,其陡泻反背而无情也。
来积止聚,冲阳和阴。
    来山凝结,其气积而不散。止水融会,其情聚而不流。斯乃阴阳交济,山水冲和也。
土高水深,郁草茂林。
水深沈,则土壤高厚。气冲和,则草木茂昌。程子曰:曷谓地之美,十色光润,草木茂盛,乃其验也。
贵若千乘,富如万金。
气像尊严,若千乘之贵,拥簇繁伙,犹万金之富。
经曰:形止气蓄,化生万物,为上地也。
堂局完密,形穴止聚,则生气藏蓄于中矣。善葬者囚其聚而乘之,则可以福。见在昌后裔,如万物由此气而成化育之功,故为卜地。
地贵平夷,土二贵有支。
支龙贵平坦,夷旷为得支之正体,而上中复有支之纹理,平缓恬软,不急不燥,则表里相应,然却有支体而得垄之情性者。直如掷枪,急如绷线,谓之倒火硬木,此阳中含阴也。法当避杀粘唇架折而葬。刘氏所谓直急则避,球而凑檐是也。阳者为弱,本宜凑人。奈何性急要缩下一二尺,缓其急性苟执。支法扡之则凶,此支龙之至,难体认者,故景纯谓支龙之辨,盖言此也。
支之所起,气随而始。支之所终,气随以锺。
此言平支行度体段原其始,则气势随之而行。乘其止,则气脉因之而锺。观势察脉,则可以知其气之融结矣。
观支之法,隐隐隆隆,微妙玄通,吉在其中。
隐隐有中之无也。隆隆无中之有也。其体段若盏中之酥,云中之雁,灰中线路,草里蛇踪,生气行乎其间,微妙隐伏而难见,然其吉,则无以加矣。
经曰: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支有止气,水随而比。势顺形动,回复始终。法葬其中,永吉无凶。
引经以明上丈支龙行度,言平夷之地,微露毛脊,圆肴如浮浮沤,如星如珠。方者如箱如印。长者如王尺,如芦鞭。曲者如几,如带。方圆大小不等者,如龟鱼、蛙蛤,是皆地之吉气涌起。故土亦随之而凸起,及其止也,则如鸡窠旋螺之状。言形止脉尽,而一水交度也。高水一寸,便可言山。低土一寸,便可言水。此支气之止,与水朋比,而相为体用者也。势顺形动者,龙势顺伏而不反逆,局形活动而多盘旋,砂水鈎夹,回环重复,首尾无蔽,始终有情。依法自可扡穴。
山者,势险而有也,法葬其所会。
山言垄也,势虽险峻而其中复有不险之穴,但当求其止聚融会处而葬之,则善矣。盖高垄之地,来势高大,落势雄壮,结势亦且(缺)急此(缺)之(缺)也。却有一等以陇为体,而得支之情性者。大山翔舞垂下,及至平地变为支体,谓之下山水。此阴中含阳也。若不识粘葬山麓,莫不以前拖平地为裀褥,岂知其势未住,两边界水随脉而行,平平隐伏,直至堂心;其脉始尽。天宝经曰:凡认脉情,看住绝水,若行时脉不歇,歇时须有小明堂,气止水交方是穴。后面要金气可乘,前头要合水可泄。若还凿脑而凿胸,凑急伤尤匪。融结,此定穴之密语也。故当求其砂水会处,枕球而葬,阴肴为强固当缩下,奈何俭缓要插上七人寸;急其缓性名为凑交斗煞。刘氏所谓;摆缓则人檐而凑球是也。苟执垄法扡之,则主败绝。此又高陇之至,难体认者。
乘其所来。
言生气之所从来因其来,而知其止.故葬者得以乘之,不使有分寸之违也。脉不离棺,棺不离脉,棺脉相就,剥花接木,法当就化,生脑上循,脉看下详,认鸡迹、蟹眼,三文名字,交牙、滴断,或分十字,或不分十字,看他阴阳配与不配,及夫强弱,顺逆,急缓,生死,浮沈,虚实,以定加减、饶借,内接生气,外扬秽气,内外符合,前后无蔽,始为真穴。一有不顺、即花假矣!此乘生气之要诀也。下言乘金,穴土义同。
审其所废。
谓人首废坏,真伪莫辨。故不得不详加审察也。大无真未丧,则定穴易为力,但乘其来,即知其止。却有一等不幸,为牛羊践踏,上破下崩,岁久年深,或种作开垦,或前人谬扡,其旁园墙拜坛,不无晦蚀,或曾为居基,盖低损高。或田家取土,锄掘戕贼。而大八字与会鱼不可得而移易。但要龙真局正,水净砂明,当取前后左有四应证之。心目相度,酌量开井,无不得矣。盖夫一气化生,支垄随气而成。形质今既废壤莫辨,故必十废中审之,则凡所谓阴阳,刚柔,急缓,生死,浮沈,虚实之理,无不了然。既得其理,则倒杖之法,亦因之而定焉。
择其所相。
谓审择其所相辅于我者,法当于小八字,下看两肩暗翊,肩高肩低以分阴阳,作用次视三分三合,崎急平缓,以别顺逆,饶减。尽观蝉翊之砂,虾须之水,以定葬口。界限是皆左右之所相,苟失其道,则有破腮,翻斗,伤龙,伤穴,伤浅,伤深之患。故不得不详加审择也。下篇言相浮水印木义同。
避其所害。
渭避去死气,以求生气也。盖穴中之气,有刑有德。裁剪得法,则为生气。一失其道,则为死气,故不得不审而避之。何以言之避死挨生是也?如阳脉落穴以阴为生,阳为死。阴脉落穴以阳为生,阴为死。脉来边厚边薄,以薄为生,厚为死。双脉一长一短,以短为生,长为死。一大一小,以小为生,大为死。以秀嫩,光净,圆厚,涌动为生。枯老,臃肿,破碎、直硬为死。又或砂水之间,反翘,斜飞,直撞,刺射,皆为形煞。横过之山,如枪如刀尖利,顺水可收,拾为用者,用之可避,去者避之,此则以眼前之所见者,而论之也。又程子谓五患,刘氏谓四恶,皆在所当避也。
是以君子夺神功,改大命。
上文所谓乘审择避,全凭眼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益下,微妙在智,触类而长,玄通阴阳,功夺造化,及夫穴场一应作用,裁剪放送之法,皆是也。陈希夷先生曰:圣人执其枢机,秘其妙用,运于已心、行之于世,天命可移,神功可夺,历数可变也。道不虚行,存乎人耳。
祸福不旋日。经曰:葬山之法,若呼吸中言应速也。
祸福之感召,捷于影响,能乘能审,能择能避,随其所感,否则为凶应矣。大要在分别阴阳以为先,务有纯阴纯阳,边阴边阳,上阳下阴儿阴下阳,阴交阳半,阳交阴半,强阳弱阴,老阳嫩阴,各有作法。阴来则阳受,阳来则阴作。或人檐而斗球,或避球而凑檐、又有阳嘘阴吸之不同。顺中取逆,逆中取顺,精有益粘,则正球顺作,情在倚撞,则架折逆受。假若阴脉落穴,放棺饶过阳边,惜阳气一嘘,其气方生。阳脉落穴,放棺饶过阴边;借阴气一吸,其气方成。所谓阳一嘘,而万物生。阴一吸,而万物成是也。苟不识裁剪放送之法。当嘘而吸,当吸而嘘,宜顺而逆,宜逆而顺,及夫左右吞吐,深浅不知其诀,不能避杀挨生,则生变为杀,气纵使高下无差,左右适宜,浅深合度,犹且不免于祸。况未当于理者乎!古歌门:若还差一指,如隔万重山。良有以也。
山之不可葬者,五气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
土色光润,草木茂盛,为土之美。今童山粗顽,土脉枯槁,无发生冲和之气,故不可葬。却又有一等石山,文理温润,光如卵壳、草木不可立根,自然不産开井:而得五色土穴者,是又不可以重而弃之也。
气因形来,而断山不可葬也。
夫土者,气之体。有土斯有气,山既凿断,则生气隔绝。不相接续,故不可葬。《青华秘髓》云:一息不来身是壳,亦是此意。然与自然跌断者,则义不相侔矣。
气因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
高垄之地,何莫非石。所谓山势原骨。骨,即石也。石山行度,有何不可?惟融结之处,不宜有石耳。夫石之当忌者,焦膻而顽,麻燥而苏,或不受锄掘,火焰飞扬,肃煞之气,含烟带黑为凶也。其余纵使有石,但使体质脆嫩,文理温润、颜色鲜明,则无不吉矣。又有奇形怪穴,隐于石间者,四畔皆石,子其中有土穴,取去土尽,始可容棺,又有顽石凿开,而下有土穴,皆可入选,是未可以石为嫌也。
气以势止,而过山不可葬也。
此言横龙滔滔竞去,挽之不住,两边略有垂下,不过挠掉而已,气因势而止,穴因形而结,过山无情,其势未止,其形未住,故不可葬。却又有一等横龙滴落,正龙腰落,及夫斩关为穴者,不同也。
气以龙会,而独山不可葬也。
支龙行度,兄弟同完,雌雄并出,及其上也,城郭完密,众山翕集,方成吉穴。彼单山独龙,孤露无情,故不可葬。却又有一等支龙,不生手足,一起一伏,金水行度,跌露平,两边借外卫,送为养荫,及其止也,雌雄交度,大江拱朝,或横拦外阳,远接在乎缥缈之间,纵有阴砂仅高一步,此又不可以孤露而弃之也。何以言之?盖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所以为贵也。
经曰:童断石过,独生新凶而消已福。
此复证五凶之不可用也,凡此是无所(缺)适足以腐骨烂棺而已,主退败,少亡,痨疾,久则归于歇灭,可不慎哉?
上地之山,若伏若连,其原自天。
此言上地龙之行度体段也。大顿小伏,藕断丝连,谓之脱卸,夫大地千百里行龙,其何可穷平?故远若自天而来也。
若水之波。
此言隐伏于平洋大阪之间,一望渺无涯际,层层级级,若江面之水,微风荡漾。则有轻波细纹,谓之行地水,微妙玄通,吉在其中矣。
     若马之驰。
若马起若马之奔腾,将欲如止,如马之及厩。
其来若奔。
其来也宾士迅速,如使者之告捷。
其止若尸。
其止也若尸居不动,无复有去意。
若怀万宝而燕息。
众山朝揖,万水翕聚,如贵人燕安休息珍(缺)富如万金,若揽而有也。
若具万善而洁齐。
明堂宽绰,池湖缭绕。左右前后眼界不空,若贵人坐定,珍撰毕陈,食前方丈也。
若橐之鼓。
橐乃无底囊,今煆者引风之具,即其类也。才经鼓动其气,即盛言纳气之满也。
若器之贮。
如器之盛物,满而不溢,言气之止聚也。
若龙若鸾,或腾或盘。
若龙之盘旋,鸾之飞腾。言其活动有婉蜒翔舞之体段,无破碎死蠢之形状。
禽伏兽蹲,若万乘之尊也。
来势如虎出深林,自幽而渐显,气象蹲踞而雄壮,止势如雁落平砂,自高而渐低,情意俯伏而驯顺,气象尊严拥护绵密,若万乘之尊也。
天光发新。
眼界轩豁,气象爽丽,神怕性悦,一部精神悉皆收摄。而纳诸扩中,然而至理微妙,未易窥测,要令目击,道存心领意会,非文字之可传,口舌之可语也。《中庸》曰:人莫不饮食,鲜能知味也。
朝海拱辰。
如万水之朝宗,众星之拱极,枝叶之护花朵,廊庑之副厅堂,非有使之然者,乃一气感召,有如是之翕合也。《易》云: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其斯之谓欤。
龙虎抱卫,主客相迎。
凡真龙落处,左回右抱,前朝后拥,所以成其形局也。未有吉穴而无吉案,若龙虎抱卫而主客不相应,则为花假无疑。
四势朝明,五害不亲。
四势即龙虎主客也。贵乎趋揖,朝拱,端严。而不欹侧明净,而不模糊情势,如此乌有不吉,更欲不亲五害。五害者,童、断、石、独、过也。
十一不具,是谓其次。
此特指上地而言、十中有一(缺)以为说,则世间无全地矣。非慨论也。海眼曰:篇中形势二字,义己了然,可见势在龙,而形在局。非俗人之所谓喝形也。奈何卑鄙之说,易惑人心,须至铜蔽。以讹传讹,以盲诱育,无益反害,莫此为甚。总之道理,原属广大精微,古圣先贤原为格物致知穷理尽性,大学问今人只作笼利想,故不得不以术行耳,匪直今人之术不及古人,今人之用心,先不及古人之存心矣!奈何?

葬书外篇:
夫重冈叠阜,群拢众支,当择其特。
圣人之于民,类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亦类也。重冈并出,群阜攒头,须择其毛骨奇秀,神气俊雅之异于众者,为正也。
大则特小,小则特大。
众山俱小,取其大。众山俱大,取其小。
参形杂势,主客同情,所不葬也。
参形杂势,育真伪之不分。主客同情,盲汝找之莫辨。
夫支欲伏于地中,位欲峙于地上。
伏肴隐伏,峙者隆峙,此育支坑行度,体段之不同。
支垄之止,平夷如掌。
支垄葬法,虽有不同,然其止处,悉皆如掌之平。倒杖口诀曰:断续续断,气受于坦起伏伏起,气受于平。李淳风曰:来不来,但中裁,住不住,平中取。亦曰:来来来,堆堆堆,慢中取,但中裁。皆如掌之义也。
故支葬其巅,坑葬其麓。
支葬其巅,缓而急之也。垄葬其麓,急而缓之也。金牛云:缓处何妨安绝顶,急时不怕葬深泥。
卜支如首,卜位如足。
所谓如首如足,亦即巅麓之义。谓欲求其如首如足也。
形气不经,气脱如逐。
支垄之葬,随其形势。莫不各有常度,不经则不合常度,或葬垄于巅首,葬支于麓足则生气脱散,如驰逐也。
夫人之葬,盖亦难矣!支坑之辨,眩目惑心,祸福之差,候虏有间。
支垄固亦易辨,奈有似支之垄,似垄之支,支来而垄止,垄来而支止,或垄变为支,而复为垄,支变为垄,而复为支,或以支为坛垛而行垄于上,以垄为坛垛而行支于上,复有垄内而支外支内而垄外者,又有强支弱垄,急支缓垄,敲支平垄,隆支隐垄,石支土垄,老支嫩垄,偏支正垄,全支半垄,以及夫非支非垄之不刁辨者,然其中有奇有正,有经有权,自非明师耳提面命,则眩目惑心,莫能别也。倘支垄互用,首足倒施,其祸立至。今之葬者,支垄不能别,可无误乎?
乘金相水,穴土印木。
此言穴中证应之玄微也。金亦生气之异名,言即其尖圆之所止也。相水者言,盆鱼界合相辅于左右也。穴土者,土即中央之义,谓穴于至中取冲和之气,即葬口是也。印木即两边蝉翊之砂,夹主虾须之水,以界穴也。《神宝经》曰:三合三分见穴上,乘金之义两片两,翊察相浮水印木之情,盖亦神明其义耳。又有所谓水底眼,剪刀交,水里坐,水里卧,明暗股,明暗球,长短翊,长短水,蜗窟蛤尖,交金界玉,鸡胸鸠尾,寿带孩衿,筻口,鸟迹;生龟死鳖,眠于就湿,割脚淋头,明阳暗阴,阳落阴出,罗纹土,宿十字,天心扑面,水底浮,大门出,小口水,过山不过桥,流水不流,两片牛角,砂一滴,蟹眼水,舌尖堪下,莫伤唇齿,罅可扡,休近骨,虚檐雨过,声犹滴,古鼎烟消,气尚浮,其名类不一,莫可殚举。其言隐括,自非明师耳提面命,逐一指示,卒难通晓。
外藏八风,内秘五行。
四维四正,完密而允空缺,既无风路则五行之生气,自然秘于其内,而凝结矣。
天光下临,地德上载。
天有一星,地有一穴。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葬得其所,则天星垂光而下照,地德柔顺而上载也。
阴阳冲和,五上四备。
物无阴阳,违天背原。孤阳不生,独阴不成。二五感化,乃能冲和。冲和之处,则必有五色异土以应之。言四备者,不取于黑,又曰冲和之处阴气寒,至此而温。阳气热,至此而凉。温凉之气,是为冲和。
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阀,增高益下,微妙在智,触类而长,玄通阴阳,功夺造化。
目力之巧,则能趋全避阙。工力之具,则能增高益下。大凡作用之法,随宜料理,千变万化,本无定方,全在人之心目灵巧,以类度类,触而长之。则玄功可以盗天地之机,通阴阳之理,夺造化之权。
势如万马,自大而下。
星岚插汉,踮天而下,若万马宾士而来也。
形如负扆,有垄中峙,法葬其止。
万物负阴而抱阳,故凡背后不可无屏障以蔽之。如人之肩背,最畏贼风,则易于成疾。坐穴亦然,真龙穿障,受幕结成形局,玄武中峙,依倚屏障,以固背气。此立穴之大概也。然又当求其止聚处而葬之,则无不吉矣。
经曰:势止形昂,前涧后冈,龙首之藏。
势欲止聚,形欲轩昂,前有拦截之水,后有乐托之山,形局既就,则真龙藏蓄于此矣。
鼻颡吉昌, 角目灭亡。耳致侯王,唇死兵伤。
此以龙首为喻而取穴,非谓真有鼻颡角目也。但鼻颡以喻中正故吉。角目偏斜,而又粗硬孤露不受穴,故凶耳。言深曲唇,言浅薄,所以有侯王兵伤之别。
宛而中蓄,谓之龙腹。其脐深曲,必后世福。伤其胸胁,朝穴暮哭。
宛宛之中,若有所蓄者,龙之腹也。况又深曲如脐,岂有不吉?若葬非其道,伤其胸者,必遇石而带黑晕。伤肋则干操如聚粟,或上紧下虚,锄之如刲肉。朝穴暮哭者,言其应之速也。可不慎哉?
夫外气所以聚内气,过水所以止来龙。
外气者,横过之水。内气者,来龙之气。此即“外气横形,内气止生”之谓也。
千尺之势,宛委顿息。外无以聚,内气散于地中。经曰:不蓄之穴,腐骨之藏也。
千尺,声来势之远也。宛委者,宛转委曲,而驯顺顿息者,顿挫止息而融结也。若阴阳不交,界合不明,后无横水以拦截,则土中之生气,散漫而无收拾矣。葬之适足以腐骨。
夫噫气能散生气,龙虎所以卫区穴。叠叠中阜,左空右缺,前旷后折,生气散于飘风。经曰:腾陋之穴,败椁之藏也。
天地之气,噫则为风,最能飘散生气。故必藉前后左右卫护区穴,而后能融结也。若堂局虽有人首,叠叠之阜却缘左空右,缺前旷后,凹地之融结,悉为风所荡散,则生气不能蓄聚垄之,浮气升腾于上,支之沈气陋泄于下矣。葬之无益于存亡,适足以腐败棺椁而己。
夫土欲细而坚,润而不泽,裁肪切玉,备具五色。
石山土穴,欲得似石非石之上,细腻丰腴,坚实润滋,文理如裁肪也。土山石穴,必得似土非土之石,脆嫩鲜明,光泽晶莹,体质如切玉也。五气行乎地中,金气凝则白,木气凝则青,火赤、土黄皆吉。唯水黑则凶。五行以黄为土色,故亦以纯色为吉,又红黄相兼鲜明者尤美。问白亦佳,青则不宜,多见以近于黑色也。枝垄千变万化,高低深浅结作各异,唯穴中生气聚结,孕育奇秀,而为五色者,则无有不吉也。言五色肴,特举其大纲耳,土山石穴,亦有如金如玉者,或如象牙、龙脑、珊瑚、琥珀、玛脑、车渠、朱砂、紫粉、花细、石膏、水晶、云母、禹余粮、石中黄、紫石英之类,及石中有锁子文、槟榔文,或点点杂出而具五色者,皆脆嫩温润,似石而非石也。石山土穴,亦有所谓:龙肝、凤髓、猩血、蟹膏、散玉、滴金、丝纫、缕翠、柳金、黄秋、茶褐之类,及有异文层遝,如花样者,或异色鲜明,如锦绣者,皆坚实光润,似土而非土也。即为得生气矣。否则非真穴也。至若活物神异,固常闻之。然有亦能漏泄龙气,大非吉地之宜,有高明者宜以鉴之。
夫干如聚粟。
土无气脉,上紧下虚。焦白之土,麻黑之砂,括燥松散,锄之如聚粟也。
湿如刲肉。
淤湿软烂,锄之如刲腐肉,不任刀也。
水泉砂砾。
地气虚浮,膀理不密。如滤篾,如灰囊,内藏气湿之水,外渗天雨之水也。
皆为凶宅。
已上皆凶。葬之,则存亡无益,适足以腐骨败停(缺)而已。
夫葬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
此言前后左右之四兽,皆自立穴处言之。
玄武垂头。
垂头,言自主峰渐渐而下,如欲受人之葬也。受穴之处浇水不流,置坐可安,始合垂头格也。若注水即倾,立足不住,即为陡泻之地。《精华髓》云:人眠山上龙方住,水注堂心穴自安,亦其义也。
朱雀翔舞。
前山耸拔,端特活动,秀丽朝揖,而有情也。
青龙婉蜒。
左山活软,宽净展掌,而情意婉顺也。若反乔亢崛强,突兀僵硬,则非所谓蜿蜒矣。
白虎驯俯。
驯,善也。如人家蓄犬驯,扰而不致有噬主之患也。俯者,低头俯伏之义。育柔顺而无蹲踞之凶也。《明堂经》云:龙蟠卧而不惊,是为吉形。虎怒蹲视昂头不平,祸。《机中藏》又曰:白虎弯弯,光净土山。琨如卧角,圆如合环。虎具此形,乃得其真。半低半昂,头高尾藏。有缺有陷,折腰断梁,虎有此形,凶祸灾殃。
形势反此,法当破死。
四兽各有本然之体段,反此则不吉矣。
故虎蹲谓之衔尸。
右山势蹲,昂头视穴,如欲衔噬冢中之尸也。
龙踞谓之嫉主。
左山形踞,不肯降伏涧头斜视人口有嫉妒之情。世俗多言龙昂虎伏,盖亦传习之误。昂当作降,大概龙虎俱以驯俯俯伏为吉。
玄武不垂者,拒尸。
主山高昂头不垂伏,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
朱雀不舞者,腾去。
前山反背无情,上正下斜,顺水摆窜,不肯盘旋朝穴,若欲飞腾而去也。
夫以支为龙虎者,来止迹乎冈阜,要如时臂谓之环抱。
此言平洋大地,左右无山,以为龙虎止,有高田勾夹,故当求冈阜之来踪士迹,于隐隐隆隆之中,最要宽展,如人之时臂腕肉有情。明堂(缺)夷自为局垣,一龙一虎如规之圆:言其形如步武旋转,自然团簇,环抱而恬软也。
以水为朱雀者,衰旺系乎形,应忌乎湍激,谓之悲泣。
水在明堂,以其位乎前,故亦名朱雀。若池湖渊潭,则以澄清莹净为可喜。江河溪涧则以以屈曲之玄为有情。倘廉劫箭割,湍激悲泣则为凶矣。由是观之,虽水之取用不同,关系乎形势之美恶,则一也。盖有是形则有是应。故子孙之衰旺,亦随之相感之理也。别有一一般冬冬哄哄,如擂鼓声音,得之反吉。又非湍激悲泣之比。
朱雀源于生气。
气为水母,有气斯有水。原其所始,水之流行,实生气之所为也。生气升而为云,降而为雨,山川妙用,流行变化,势若回圈,无有穷已。是故山之与水,当相体用,不可须臾离也。
派于未盛,朝于大旺。
派者,水之分也。朝者,水之合也,夫水之行,初分悬溜始于一线之微,此水之未盛也。小流合大流,乃渐远而渐多,而至于会流总潴者,此水之大旺也。盖水之会,由山之止。山之始乃水之起,能知水之大会,则知山之大尽。推其所始,究其所终,离其所分,合其所聚眉之心目之间,胸臆之内,总而恩之,则大小无从而逃,地理可贯而尽矣。若夫《禹贡》之载,九州其大,要则系于随山浚川之四字,如导沇水导河导漾之类,皆水之未盛也。如人于江人于河人于海者,皆水之大旺也。以其大势言之,则川之起于西北自一而生万也,水之聚于东南,合万而归一也。《禹贡》举天下大者而言之,则始于近,而终于远。自一里而至十里,由十里而至于足迹之所能及。推其山之起止,究其水之分合,是成小禹贡也。
泽其相衰,流于囚谢。
泽谓陂泽,《诗》“彼泽之陂”注云:水所锺聚也,水既储蓄,渊停则止,水势已煞,故曰衰。流于囚谢者,水盈科而进,则其停者已久,溢为余波,故曰谢。
以返不绝。
山之气运随水而行,凡遇吉凶形势,若远若近,无不随感而应,然水之行也、不欲斜飞直撺,反背无情,要得众砂节节栏截之玄,屈曲有情,而成不绝之运化也。
法每一折,潴而后泄。
此言水之去势,每于屈折处要高储蓄,然亦不必尽泥穴前,但得一水,则亦可谓之嘴矣。善于作用者,穴前无辰直长法,以穴中沟头水论,储泄每折中作斗既赂而后泄去,可救初年无患。此亦是夺神功之妙也。
洋洋悠悠,顾我欲留。
此言水之去势,悠洋眷恋,有不忍遂去之情,顾我而欲留也。
其来无源,其去无流。
源深流长,不知其来。砂拦局密,不见其上。
经曰:山来水回,贵寿而财。
山来者,众山攒集。水回者,群流环会。此富贵寿考之穴也。
山囚水流,虏王灭侯。
山囚明堂,逼塞不宽舒也。水流无辰,直溜不索纤也。生旺系乎形,应地理之法,不过山水向背为紧加〕则为吉。背则为凶。故向坐高法,当取之于应照,水路高法,当求之十曲折,他无与焉。

《葬书杂篇》
占山之法,以势为难,而形次之,方又次之。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言阔远,形言浅近。然有大山大势,大寺大形,则当大作规模,高抬望眼,而后可以求之也。势有隐显,或去山势,从东趋形,从西结势,由左来穴,自右出势。又有佯诈穴,亦有花假,此所以为最难也。其次莫如形。有一二里为一形,此形之大者;也有只就局内结为蜂喋蛙蛤之类,此形之小者也。鹅凤相肖,狮虎相类,形若不真,穴仍由似?故形亦为难也。又其次莫如方。方者方位之说,谓某山来合坐作某方向之类是也。
势如万马自天而下,其葬王者。
此下言宾龙降势大略,可总括天下山成之行度,若欲逐一分类,则反包括不尽矣。其葬王者,言其贵也,不得拘之。
势如巨浪花,重岭叠障,千乘之葬。
峰峦层踏,如洪波巨浪,奔涌而来,当出千乘之贵。
势如降龙,水绕云从,爵禄三公。
星岚撑汉,踏衔而下,如龙之降也。及至歇处,山如云拥,水似带播,乌得不贵!
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开府建国。
真龙隆势,层层踏踏,如人家之重屋叠架,所以为贵也。
势如惊蛇,屈曲徐斜,灭亡家国。
横窜直播,行度畏缩而不条畅,死硬不委蛇,故葬者家亡国来灭。
势如矛戈,兵死形因。
尖利如矛叶,直硬如枪杆,故子孙多死于凶横非命。
势如流水,生人皆鬼。
顺泻直流,会无禁止之情,此游温之龙也,葬之者主少亡客死。
形如负峙,有城中峙,法葬其止,王侯崛起。
几结穴之处,负阴抱阳,前亲后倚,此总相立穴之大情也。负峙形如御屏,壁立崎急,不可扦穴,法当于平地,须龙贵朝真,而后可不谓负峙,便能如是之贵也。
形如燕察,法葬其曲,胙土分茅。
燕窠多于山腰,龙虎包裹,自成形局,入穴不见孤露,所以为贵。
形如侧垒,后冈远来,前应曲回,九棘三槐。
穴形偃诈,如垒之侧, 玄武来上,前朝后应,委曲周回,法当就垒口扦之,主三公九卿之贵。
形如覆釜,其岭可富。
覆釜如五星中所谓釜金也,唯挨金下水空。今言形如覆金,则合葬麓,阴龙而阳穴也。若葬于巅,乃是以阴挨阴,不几于独阴不成之义乎!近来世俗正坐此病,无不葬垅于巅也,固有照天蜡烛及贯顶法多葬山岭,亦须有天然成穴方可下。
形如植冠,永昌且欢。
植冠言其形穴之尊严也。后仰前倚,壁立崎急,宜阡缓中。
形如投算,百事错乱。
山形如算,横直乱投,故凶。
形如乱衣,荡女淫妻。
山形剥落破碎,如乱衣之不整,故淫乱。
形如灰囊,灾舍焚仓。
大抵即内篇水泉砂砾之意,言生气不蓄之穴,得雨暂湿,雨止即干,如汤之淋灰,故凶。
形如覆舟,女病男因。
横冈无脉,中央四凹,无穴可扦,葬之则男女不利。
形如横几,子绝孙死。
玄武缩头,入首无脉,穴可扦。然有得几之正形者,乃水之所变,故出文章科第。世有卢相公祖、杨神童祖、方太监祖皆葬几形,盖未可以其凶而弃之也。
形如卧剑,诛夷逼督。
形狭而长,首脱而瘁,纯石剥落,丈理枯燥,故凶。然有剑形而出贵者,如石使相祖曾文遗下托手穴是也。
形如仰刀,凶祝伏逃。
形如鱼之摄,无肥厚气象,故凶。
牛卧马驰,蛮舞凤飞。
此言各得其本性而应形真。
媵蛇委蛇。
委蛇则为话蛇,故吉;直硬为死,则凶。
鼋鼍鱼鳖,以水别之。
四者皆水族,故以近水而应形真。
牛富凤贵。
牛出于土星,故富;风出于木星,故贵。
媵蛇凶危。
蛇心险有毒,故多凶。遇蛙蛤则贪婪而为小人,盖蛇之所陷也。逢蜈蚣、金龟、鸠鸟则畏谨而为君子,用欲陷于蛇也。古今阡蛇形地者何限,岂可例以凶危而不用乎!
形类百动,葬者非宜,四应前按,法同忌之。
形势止伏如尸居之不动,方可扦穴,若有不定,岂可用乎!非惟主山,但目前所见,飞定摆窜、于我无情者,悉当岂之。
夫势与形顺者吉,势与形逆者凶,势吉形凶,百[缺]一,势凶形吉,祸不诈日。
形势二者,皆以止伏为顺,飞走摆窜为逆。顺则吉,逆者凶。势吉形凶,尤可希一日之福;若势凶形吉,则祸不待终日。极言应之速也。
经日:地有四势,气从八方。寅申巳亥,四势也;震离坎兑乾坤艮巽,八方也。
若但言地有四势,只有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而已;气从八方,只有四正、四隅而已。两句下证之以寅申巳亥震离坎兑乾坤艮巽之说,则当以方位解之。四势为四长生,如火生寅、水生申、金木生于巳亥是也,八方为八势,东方震艮、南巽离、西方坤兑,北乾坎是也。又有所谓六秀六贵,分金三十吉龙并十六贵龙等说,皆原于此,是星势之所由兴也。
是故四势之山,生八方之龙,四势行龙,八方施生,一得其宅,吉庆荣贵。
四势者,陈石壁所谓五行生气之地;八方,八势方也。八龙不能自生,要得寅申巳亥五行之生气之地而后能施生也。其大意自亥位发始,即为生气之地,或从亥上经过亦是,余可类推。但此之生气与内外篇之言生气不同。
土圭测其方位,玉尺度其远迩。
土圭所以辨方正位,其制见于《周礼》;玉尺所以度量远迹,其数生于黄钟。今台司度日影以定侯,多用此制也。
夫葬乾者,势欲起伏而长,形欲阔厚而方;葬坤者,势欲连辰而不倾,形欲广厚而长平;葬艮者,势欲委蛇而顺,形欲高峙而峻;葬巽者,势欲峻而秀,形欲锐而雄葬震者,势欲缓而起,形欲耸而峨;葬离者,势欲驰而穷,形欲起而崇;葬兑者,势欲天来而坡垂,形欲方广而平夷;葬坎者,势欲曲折而长,形欲秀直而昂。
此言八分之山,必欲合如是之形势,然后为吉。夫天下山川行度,千变万化,岂有一定之理哉?何者不欲起伏而长,阔厚而方,宁独乾之一山如是哉?此只言其大概耳。是以形势为上,而方位次之。必欲如此,又何异于刻舟求剑者乎![缺]存之以侯参考。
盖穴有三吉,葬直六凶,天光下临,地德上载。
天光地德前见。
藏神合朔,神迎鬼避,一吉也。
神,吉神;鬼,凶煞。朔谓岁月日时。言藏神合乎吉朔也。神迎鬼避,得吉年月也。
阴阳冲合,五土四备,二吉也。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举国下,三吉也。
解见前。
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
此言葬日不得方向年月之通利。
力小图大为三凶。
生人福力浅薄,而欲图王侯之地,是不量力度德也。然此亦不可泥。
凭福恃势为四凶。
凭见在之福,恃当今之势,富贵之家,自谓常如今日,而不深虑有父母之丧者,不思尽力以求宜隐之地,但苟焉宠变而已,正程子之所谓唯欲掩其目之不见,反以阴阳之理为无足[缺],可胜道哉!《魏志》:管辂遇征东将军毋丘俭之墓,叹曰:松柏虽茂,无形可文,碑通虽美,无后可守,玄武垂头,青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泣,四危已备,法当灭族。后果如其言。又《左氏春秋传》鲁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史曰:利于民,不利于君。公曰: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左右曰:命可长也,君何弗为?公曰:命在养民,民苟利矣,迁也吉莫如之。遂迁。五月,公果卒。然固有数焉。而阴阳之理,亦有所定矣。
僭上带下为五凶。
僭上方庶人坟墓不得如大官司制度,贫家行丧不得效富室眩耀,及不得作无益华靡,亡者无益,存者招祸。逼下为俭不中礼,怪吝鄙涩,父母坟墓不肯即时尽作用之法,因循苟且,致生凶变。作用者,谓如作明堂,通水道,及夫截庞去滞,增高益下,阵水蔽风之类,皆是也。
变应怪见为六凶。
上言天时人事本能全美。或有吉地吉穴,主人儒滞不葬,或是非争竞而害成,或贫病兼忧而不能举。或明师老死不复再来,或停丧久远而兵炎不测,或子孙参差而人事不齐,或官事牢狱而不复可为,或日怠日忘竟成置,或全家绝灭同归暴露,是皆因葬不即举而变见多端也。呜呼,为人者可不凛凛然而知戒谨乎哉!
经曰:穴吉葬凶,与弃尸同。
言形势虽吉,而葬不得穴,或葬已得穴,而不知深浅之度,皆与委而弃之者何以异哉!《锦囊》一书,其大概专以生气为主,即太极为之体也;其次分为枝城,即阴阳为之用也;又其次日风水、曰止聚,曰形势,曰骨脉;又其次则验文理之秀异,明作用之利宜。学者当熟读玩味,则知景纯之心法矣。

《天玉经 上中下》
《天玉经上》
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
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师话。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骈阗。天卦江东掌上寻,知了寻千金。
地画八卦谁能会,山与水相对。父母阴阳仔细寻,前后相兼定。前后相兼两路看,分定两边安。
卦内八卦不出位,代代人尊贵。向水流归一路行,到处有声名,龙行出卦无官贵,不用劳心力。
只把天医福德装,未解见荣光。倒排父母荫龙位,山向同流水。十二阴阳一路排,总是卦中来。
关天关地定雌雄,富贵此中逢。翻天倒地对不同,秘密在玄空。三阳水向尽源流,富贵永无休。
三阳六秀二神富,立见入朝堂。水到御街官便至,神童状元出。应绶若然居水口,御街近台辅,
冬冬鼓角随流水,艳艳红旆贵。上按三才并六运,排定阴阳算,下按玉辇杆门流,龙去要回头。
六见分明号六龙,名姓达天聪,正山正向流支上,寡夭遭刑杖。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仙人秘密定阴阳,便是真龙冈。
阴阳二字看零正,坐向须知病,若遇正神正位装,拨水入零堂。零堂正向须知好,认取来山脑,水上排龙点位装,积栗万余仓。
正神百步始成龙,水短便遭凶,零神不问长和短,吉凶不同断。父母排来到子息,须生认生克。水上排龙照位分,兄弟更子孙。
二十四山分两路,认取五行生,龙中交战水中装,便是正龙阳。前面若无凶交破,莫断为凶祸,凶星看在何公头,仔细认踪由。
先定来山后定向,联珠不相放,须知细觅五行踪,富贵结全龙。

《天玉经中》
二十四山起八宫,贪巨武辅雄。四边尽是逃亡穴,下后令人绝。惟有挨星为最贵,泄漏天机密。天机若然安在内,家活当富贵。
天机若然安在外,家活渐退败。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横行。干维干艮巽坤壬,阳顺星辰轮。支神坎震离兑癸,阴卦逆行取。
分定阴阳归两路,顺逆推排去。知生知死亦知贫,留取教儿孙。天地父母三般卦,时师未曾话。玄空大卦神仙说,本是此经诀。
不说宗枝但乱传,开口莫胡言。若还不信此经文,但覆古人坟。分却东西两个卦,会者传天下。学取仙人经一宗,切莫乱谈空。
五行山下问来由,入首便知踪。分定子孙十二位,灾祸相连值。千灾万祸少人知,克者论宗枝。五行位中出一位,仔细秘中记。
假如来龙骨不真,从此误千人。一个排来千百个,莫把星辰错。龙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合禄合马合官星,本卦生旺寻。
合凶合吉合祥瑞,何法能趋避。但看太岁是何神,立地见分明。成败定断何公位,三合年中是。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何卦生。
来山八卦不知踪,八卦九星空。顺逆排来各不同,天卦在其中。甲庚丙壬俱属阳,顺推五行详。乙辛丁癸俱属阴,逆推论五行。
阴阳顺逆不同途,须向此中求。九星双起雌雄异,玄关真妙处。东西二卦真神巽,须知本向水。本向本水四神奇,代代着绯衣。
水流出卦有何全,一代作官员。一折一代为官禄,二折二代福。三折父母共长流,马上锦衣游。马上斩头水出卦,一代为官罢。
直山直水去无翻,场务小官班。

《天玉经下》
乾山乾向水流乾,乾峰出状元。卯山卯向迎源水,骤富比石崇。午山午向午来堂,大将值边疆。坤山坤向水坤流,富贵永无休。
辨得阴阳两路行,五星要分明。混鳅浪里跳龙门,渤海便翻身。依得四神为第一,官职无休息。穴上八卦要知情,穴内卦装清。
要求富贵三般卦,出卦家贫乏。寅申巳亥水来长,五行向中藏。辰戌丑未叩金龙,动得永不穷。若还借库富后贫,自库乐长春。
大都星起何方是,五行长生旺。大旆相对起高冈,职位在学堂。捍门官国华表起,山水亦同例。水秀峰奇出大官,四位一般看。
坎离水火中天过,龙墀移帝座。宝盖凤阙四维朝,宝殿登龙楼。罡劫吊杀休犯着,四墓多销铄。金枝玉叶四孟装,金厢玉印藏。
帝释一神定县府,紫微同八武。倒排父母养龙神,富贵万余青。识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北斗七星去打劫,离宫要相合。
子午卯酉四龙冈,作祖人财旺。水长百里佐君王,水短便遭伤。识得阴阳两路行,富贵达京城。不识阴阳两路行,万丈火坑深。
前兼龙神前兼向,联珠莫相放。后兼龙神后兼向,排定阴阳算。明得零神与正神,指日入青云。不识零神与正神,代代绝除根。
倒排父母是真龙,子息达天聪。顺排父母倒子息,代代人财退。一龙宫中水便行,子息受艰辛。四三二一龙逆去,四子均荣贵。
龙行位远主离乡,四位发经商。时师不识挨星学,只作天心扑。东边财谷引归西,北到南方推。老龙终曰卧山中,何当不易逄。
此是自家眼不的,乱把山冈觅。世人不知天机秘,泄破有何益。汝今传得地中仙,玄空妙难言。翻天倒地更玄玄,大卦不易传。
更有收山出煞诀,亦兼为汝说。相逢大地能几人,个个是知心。若还求地不种德,稳口深藏舌。


《都天宝照经》
《都天宝照经》 上篇
杨公妙应不多言,实实作家传,人生祸福由天定,贤达能安命。贫贱安坟富贵兴,全凭龙穴真,龙在山中不出山,挂在大山间。
若是砂曲星辰正,收得阳神定,断然一葬便兴隆,父发子传荣。好龙脱劫出平洋,百十里来长,离祖离宗星辰出,此是真龙骨。
前途节节出儿孙,文武脉中分,直见大溪方住手,诸山皆不走。个个回头向月前,城郭要周完,水口乱石堆水中,此地出豪雄。
若得远来龙脱劫,发福无休歇,穴见阳神三摺朝,此地出官僚。不问三男并五子,富贵房房起,津湖溪涧同此看,衣禄荣华断。
大水大河齐到处,千里来龙住,水口罗星锁住门,似大将屯军。落头定有一星形,非火土即金,正脉落平三五里,见水方能止。
二水相交不用砂,只要石如麻,更看硖石高山锁,密密来包裹。此是军州大地形,细说与君听,天下军州总住空,何曾撑着后头龙。
只向水神朝处取,莫说后无主,立穴动静中间求,须看龙到头。杨公妙诀无多说,因见黄公心性拙。全凭掌上起星辰,类聚装成为妙诀。
大山唤作破军体,五星所聚脉难分,但看出身一路脉,到头要分水土金。 
又从分水脉脊处,便把罗经照出路,节节同行过峡真,前去必定有好处。
子字出脉子字寻,莫教差错丑与壬,莫是阳差与阴错,劝君不必费心寻。
子癸午丁天元宫,卯乙酉辛一路同,若有山水一同到,半穴乾坤艮巽宫。 
取得辅星成五吉,山中有此是真龙,辰戌丑未地元龙,乾坤艮巽夫妇宗。
甲庚壬丙为正向,脉取贪狼护正龙,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
更取贪狼成五吉,寅坤申艮御门开,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
贪狼原来发来迟,坐向穴中人未知,立宅安坟过两纪,方生贵子好男儿。
立宅安坟要合龙,不须拟对好奇峰,主人有礼客尊重,客在西兮主在东。

《都天宝照经》中篇
天下军州总住空,何须撑着后来龙,时人不识玄机诀,只道后头少撑龙。
大凡军州住空龙,便与平洋墓宅同,州县人家住空龙,千军万马悉能容。
分明见者犹疑虑,龙不空时气不空,教君看取州县场,尽是空龙拨摆踪。 
莫嫌远来无后龙,龙若空时非活龙,两水界龙连生窟,穴得水兮何畏风。
但看古来卿相地,平洋一穴胜千峰,子午卯酉四山龙,坐对乾坤艮巽宫。
莫依八卦阴阳取,阴阳差错败无穷,百二十家渺无诀,此诀玄机大祖宗。
来龙须要望龙穴,后若空时必有功,帝座帝车并帝位,帝宫帝殿后当空。
万代侯王皆禁断,予今隐出在江东,阴阳若能得遇此,蚯蚓逢之便化龙。
子午卯酉四山龙,支兼干出最豪雄,乙辛丁癸单行脉,半吉之时又半凶。
坐向乾坤艮巽位,兼辅而成五吉龙,辰戌丑未四山坡,甲庚丙壬葬坟多。
若依此理无差谬,清贵声名天下无,为官自有起身路,儿孙白屋出登科。
八卦不是真妙诀,时师休把口中歌,败绝只因用卦差,何见依卦出高官。
阴山阳水皆真吉,下后儿孙祸百端,水若朝来须得水,莫贪远秀好峰峦。
审龙若依图诀葬,官职荣华立可观,玄机妙诀有因由,向指山峰细细求。
起造安坟依此诀,能令发福出公侯,真向支山寻祖脉,干神下穴永无忧。
寅申巳亥骑龙走,乙辛丁癸水交流,若有此山并此水,白屋科名发不休。
昔日孙锺得此穴,从此声名表万秋,来龙须看坐正穴,后若空时必有功。
州县官衙为格局,必然清显立威雄,范蠡萧何韩信祖,乙辛丁癸财足丰。
亥壬耸龙兴祖格,巳丙旺相一般同,寅申巳亥等五吉,乙辛丁癸四位通。
紫绯昼绵何荣显,三牲五鼎受王封,龙回朝祖玄字水,科名榜眼及神童。
后空巳见前篇诀,穴要窝钳脉到宫,试看州衙及台阁,那个靠着后来龙。
砂揖水朝为上格,罗城拥卫穴居中,依图取向无差误,不是王侯即相公。
天机妙诀本不同,八卦只有一卦通,乾坤艮巽躔何位,乙辛丁癸落何宫。
甲庚壬丙来何地,星辰流转要相逢,莫把天罡称妙诀,错将八卦作先宗。
乾坤艮巽出官贵,乙辛丁癸田庄位,甲庚壬丙最为荣,下后儿孙出神童。
未审何山消此水,合得天心造化工,五星一诀非真术,城门一诀最为良。
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堪笑庸愚多慕此,妄将卦例更阴阳。
不向龙身观出脉,又从砂水断灾祥,筠松宝照真秘诀,父子虽亲不肯说。
若人得遇是前缘,天下横行陆地仙,世人只爱周回好,不知水乱山颠倒。
时师但云讲八卦,却把阴阳分两下,阴山只用阳水朝,阴水只用阳山收。
俗夫不知天机妙,自把山龙错颠倒,胡行乱作害世人,福未到时祸先到。
阳若无阴定不成,阴若无阳定不生,阳水阴山相配合,儿孙天府早登名。
都天大卦总阴阳,翫水观水有主张,能知山情与水意,配合方可论阴阳。
都天宝照无人得,逢山踏路寻龙脉,前头走到五里山,遇着宾主相交接。
却求富贵顷时来,记取筠松真妙诀,天有三奇地六仪,天有九星地九宫。
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属阳兮支属阴,时师专论这般诀,误尽阎浮世上人。
阴阳动静如明得,配合生生妙处寻。
                                 
《都天宝照经》下篇
寻得真龙龙虎飞。水城屈曲抱身归。前朝旗鼓马相应。下后离乡着紫衣。
乙字水缠在穴前。下砂收锁穴天然。当中九曲来朝穴。悠扬潴蓄斗量钱。
两畔朝归穴后歇。定然龙在水中蟠。若有声为数钱水。催官上马御阶前。
安坟最要看中阳。宽抱明堂水聚囊。出夹结成玄字样。朝来鸾凤舞呈祥。
外阳起眼人皆见。乙字弯身玉带长。更有内阳坐穴法。神机出处觅仙方。
水直朝来最不祥。一条直是一条枪。两条名为插胁水。三条云是三刑伤。
四水射来为四杀。八水名为八杀殃。直来反去拖刀杀。徒流客死少年亡。
时师只说下砂逆。祸来极速怎堪当。 圳路街如此样。亟当迁移免灾殃。 
前水来朝又摆头。淫邪凶恶不知羞。干流自是名绳索。自缢因公败可忧。 
左边水反长房死。右边水射小儿亡。水直若然当面射。中子离乡死道旁。
东西南北水射腰。房房横死绝根苗。贪淫男女风声恶。曲背鸵腰家寂廖。
左边水反长房死。离乡忤逆皆因此。右边水反男儿伤。风吹妇人随人走。
当面水反中男当。断定二房有损伤。左右中反房房绝。切忌坟茔遭此□。 
一水里头名断城。下之虽发未为荣。儿孙久后房房绝。水到破收反主兴。 
茶糟之水实堪忧。莫作荫龙一例求。穴前太逼割唇□。不见荣兮反见愁。
玄武摆头有多般。未可悭然执一端。或斜或侧或正出。须凭直节对堂安。
摆头直出是分龙。须取何家龙脉踪。大山出脉分三诀。未许专将一路穷。
家家坟宅后高悬。太阳不照太阴偏。必主其家多寂寞。男孤女寡实堪怜。
贪武辅弼巨门龙。方可登山细认踪。水去山朝皆有地。不离五吉在其中。
破禄廉文凶恶龙。世人坟宅莫相逢。若然误作阴阳宅。纵有奇峰到底凶。
本山来龙立本向。返吟伏吟祸难当。自缢离乡蛇虎害。作贼充军上法场。
明得三星五吉向。转祸为祥大吉昌。龙真穴正误立向。阴阳差错悔吝生。
几为奔走赴朝廷。才到朝廷帝怒形。缘师不晓龙何向。坟头下了剥官星。
寻龙过气寻三节。父母宗枝要分别。孟山须要孟山连。孟山须要仲山接。
干奇支耦细推详。节节照定何脉良。若是阳差与阴错。纵吉星辰发不长。
一节吉龙一代发。□逢杂乱便参商。先识龙脉认祖宗。峰腰鹤膝是真踪。
要知吉地行龙止。两水相交夹一龙。夫妇同行脉路明。须认刘郎别处寻。
平洋大水收小水。不用砂关发福久。水口石似人物形。定出擎天调鼎臣。
龙若直来不带关。支兼干出是福山。立得吉向无差误。催禄催官指日间。
乾坤艮巽脉过凹。节节同行不混淆。向对甲庚壬丙水。儿孙列土更分茅。
仲山过脉不带关。三节山水同到前。断定三代出官贵。古人准验无虚言。
发龙多向支神取。若是干神又不同。支若载干为夫妇。干若带支是鬼龙。
子癸为吉壬子凶。三字真假在其中。乾坤艮巽天然穴。水来当面是真龙。
要识真龙结真穴。只在龙脉两三节。三节不乱是真龙。有穴定然奇妙绝。
千金难买此玄文。福绿遇者毋轻泄。依图立向不差分。荣华富贵供休歇。
时师不明勉□ 。虽发不久即败绝。一个星辰一节龙。龙来长短定枯荣。
孟仲季山无杂乱。数产人龙上九重。节数多时富贵久。一代风光一节龙。

《撼龙经》
杨益 筠松撰

《统     论》
须猕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东为四派。
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杳冥。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
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
大率行龙有真星,星峰磊落是音身。高山须认星峰起,平地龙行别有名。峰以星名取其类,星辰下照山成形。
龙神二字寻山诀,神是精神龙是质。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低落穴。
高山即认星峰起,平地两旁寻水势。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踪者是。莫令山反枝叶散,山若反兮水散漫。
外山百里作罗城,此是平洋龙局段。星峰顿伏落平去,外山隔水来相顾。平中仰掌似回巢,隐隐微微立邱阜。
便从邱阜觅回巢,或有钩夹如旋螺。钩夹是砂螺是穴,水注明堂聚气多。四旁绕护入城裹,水绕山环聚一窝。
霜降水枯寻不见,春夏水高龙脊现。此是平洋看龙法,过处如丝或如线。高水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
水缠便是山缠样,缠得真龙如仰掌。窠心掌里或乳头,端然有穴明天象。山缠水绕在平坡,远有围山近有河。
只爱山来抱身体,不爱水反去从他。水抱应如山来抱,水不抱兮山不到。莫道高山龙易识,行到平洋失踪迹。
藕断丝连正好寻,退却愈多愈有力。高龙多下低处藏,四没神机便寻得。祖宗父母数程远,误得时师皆不识。
龙到平洋莫问踨,只观水绕是真龙。念得龙经无眼力,万卷藏真也是空。
《垣     局》
北辰一星天中尊,上相上将居四垣。天乙太乙明堂照,华盖三台相后先。此星万里不得一,此龙不许时人识。
识得之时不用传,留与皇城镇家国。请从垣外论九星,北斗星宫系几名,贪巨武曲并辅弼,禄文廉破地中行。
九星人言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不知星曜定镏铢,祸福之门教君识。

《贪狼星第一》
贪狼顿起笋生峰,若是斜枝便不同。斜枝侧顶为破面,尖而有脚号乘龙。脚下横拖为带剑,文武功名从此辩。
横看是顶侧是峰,此是贪狼出阵龙。侧面成峰身直去,不是为朝便不住。莫来此处认高峰,道是元武在其中。
亦有高峰是元武,元武落处四兽聚。聚处方为龙聚宫,四兽不顾只成空。空亡龙上莫寻穴,纵然有穴易歇灭。
或为关峡似龙停,正龙潜在峡中行。时师多向峡中觅,不识真龙断续情。贪狼自有十二样,尖园平直小为上。
欹斜侧石倒破空,祸福轻重自不同。问君来此如何观,莫道贪狼总一般。欹是崩崖破是坼,斜是边有边不明。
侧是面尖身直去,空是岩石多玲珑。倒是飞峰偏不正,十者未是正贪龙。平地卓然起顿笋,此是贪尖本来性。
园无欹斜四面同,平若卧蚕啊高岭。直如峡脊引绳来,小似笔头插高顶。五者方为贪正形,吉凶祸福要详明。
火星要起廉贞位,生出贪狼由此势。若见火星动炎时,看他踪迹落何处。此龙不是寻常龙,生出贪狼自奇异。
火星若起廉贞位,落处须寻一百里。中有贪狼小小峰,有时回顾火星宫。世人只道贪狼好,不识廉贞是祖宗。
贪狼若非廉作祖,为官也不到三公。高山顶上平如掌,中分细脉如蛇样。贵龙多是穿心出,富龙只从旁边降。
高山如帐后面遮,帐里微微似带斜。带舞下来似鼠尾,此是贪狼上岭蛇。带舞下来似鹤颈,此是贪狼下岭蛇。
上岭解来朱紫客,下岭须为贯朽家。大山跌下小为贵,小山特起大为势。高低大小断续行,此是贪狼真骨气。
大抵九星有种类,生子生孙巧相似。相似方知骨气真,剥换不真皆不是。一剥一换粗生细,从大剥小最奇异。
剥换退卸见真情,小峰依然贪狼起。剥换如人换好裳,如蝉退壳蚕退筐。或从大山落低小,或从高峰落平洋。
退卸剥换成几段,十条九条乱了乱。中有一条却是真,若是真时断了断。乱山回抱在面前,不许一条出外边。
只有真龙坐穴内,乱山在外两边缠。此龙错从腰里落,回转余枝作城郭。城郭弯环生捍门,门外罗星当腰著。
罗星要在罗城外,此与火星常作对。火星龙始有罗星,若是罗星不居内。居内名为抱养瘝,又为病眼堕胎山。
罗星若生罗城口,城口皆为玉笋班。罗城却似城墙势,龙在城中聚真气。罗星若在城关间,时师唤作水口山。
若识罗星真妙诀,一边枕水一边田。田中有骨脉相连,或为顽石焦土坚。此是罗星有余气,卓立为星在水边。
贪巨罗星尖与园,武曲辅弼方匾眠。禄文廉贞多破碎,破军尖破最为害。只有尖园方匾星,此是罗星得正形,
忽然四面皆是水,两山环合郁然青。罗星亦自有种类,浪说罗星在水边。

《巨门星第二》
巨门星峰覆钟釜,钟釜之分有何故。钟高釜低事不同,高即为巨矮为辅。二者虽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
巨门端庄富贵全,辅弼随龙厚薄助。贵龙若行五六程,临落之时剥辅星。如梭如印如侧月,三三两两牵连行。
前关后峡相引从,峡若多时龙猛勇。剥到辅星三四重,仔细来此认龙踪。贪武若无辅弼落,高岭如何住得龙。
虽然辅弼是入穴,作穴随形又不同。穴随星辰作钳乳,形神大小随龙宗。                           

《禄存星第三》
禄存上形如顿鼓,下形有脚如瓜瓠。瓜瓠前头有小峰,此是禄存带禄处。小园带禄围本身,将相公侯出方虎。
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禄存带煞处。煞踪若有横磨剑,此是权星先出武。大处大峡百十里,宝殿龙楼去无数。

忽逢此等入长垣,万刃打围君莫顾。痴师偷眼旁睥睨,晓者默然佯不知。
若然尖脚乱入茅,唤做蚩尤旗爪距。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
端正龙神须无破,丑恶龙神多破败。怪形异穴出凶豪,杀戮平民终大坏。
草头作乱因此山,赤族诛夷偿命债。只缘龙上有欃枪,贼旗侧倒非旌幢。
旌幢对对端正立,独立欹侧名欃枪。顿鼓微方似武曲,武曲端正下无足。
有足周围真禄存,园净方为武曲尊。龙家最要仔细辨,疑是乱真分背面。
背似面非岂有真,此是禄存大转移。凹处是面凸是背,作穴分金过入线。
几看星辰大转移,转移须要母顾儿。枝分派别有真种,忽作瓜蔓无东西。
十里半程无冈岭,平洋砂碛烟尘迷。到此君须看水势,水势莫问江与溪。
只要两源相夹出,交锁外结重重围。禄存好处落平漫,大作军州小镇县。
坪中时复乱石生,或起横山或梭面。此处或如辅弼形,辅弼无枝禄多瓣。
禄是帝车第二星,也主为文也主兵。九星行龙俱要禄,最喜夹贪兼武曲。
巨辅或从左肩起,此等贵龙看不足。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
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与无足。燕云岭下出九关,中带禄存三吉山。
高山峡里生尖秀,也有园禄空巉巌。君看山须分种类,漫指横山作正班。
破禄二星形无数,也有正形落低处。也有低形上陇头,杂乱分形君莫误。
形在高岭为高形,山顶上生禄存星。形在平洋山卓立,顶矮脚手亦横平。
顶上生形顶必正,平地生形脚乱行。请君看我细排列。祸福皆从龙上生。
第一禄存如顿鼓,脚手对对随身去。平行有脚入剑锋,旌节幡幢排次序。
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贪并武巨。辅弼时从左右生,隔岸山河远相顾。
此是神龙作州县,雄据十州并一路。忽然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为门户。
若得门户收吉水,万水千山不须做。第二禄存入覆釜,脚尖如戟周围布。
有脚方为正禄存,无脚名为禄推巨。此星不是有威权,白手成家积巨富。
第三禄存鹤爪布,两短中长龙出露。出露定为低小形,隐隐前行忽蹲踞。
有穴必定龙虎巧,丑陋穴形龙不住。第四禄存肋扇具,脚手又似杠丝势。
此龙只好结神坛,别有星峰主秀气。第五禄存如悬鹑,箕帚破碎多折痕。
此星便是行龙星,星平生枝自顶分。此龙只去坪中作,桡棹回来斩关做。
高山大峡开三门,                    。第六禄存落平洋,势如巨浪横开张。
他星也有落平者,此星平地也飞扬。脚摆时复生巨石,石色只是黑与黄。
两旁请看随龙峡,长短大小宜消详。护龙转时看他落,落处当随水斟酌。
右转皆右不参差,左转皆左无驳杂。朝迎指点真穴形,左右高低君莫错,
禄存鬼形如披发,虽曰众多势如掠。第七禄存如长蛇,左右无护无拦遮。
此龙非是贵龙从,枕在水边神横斜。第八禄存在高岭,如戴兜鍪右肩领。
渐低渐小去作穴,定右窝钳极端正。此龙号为八贵龙,捉穴真时最昌盛。
第九禄存如落花,片片段段水夹砂。不是蛟潭为鬼穴,定作罗星水口遮。
天下山山有禄存,或凶或吉要君分。莫道禄存全不善,的为将相公侯门。
要知五岳真龙落,半是禄破相参错。太行顶上马耳峰,禄存神上贪狼龙,
泰山顶上右日观,上右月亭高一半。此是禄存上有贪,如是星峰孰能判。
海上洲岛亦有山,君如论脉应难言。不知地脉廉中国,远出山形在海间。
    东出青齐为东岳,过尽平洋大江壑。地脉连延随势生,涧水止龙君  下。    
我观破禄满天下,九等分星无识者。君如识得禄存星,珍宝连城贵无价。

文曲星第四

文曲正形如蛇行,此星柔顺最高情,若作淫邪如撒网,形神恰似死鳝样。
问君如何生此山,定出廉贞绝体间。问君如何称绝体,本宫山上败绝气。
问君如何寻本宫,楼殿之下初出龙。认得星峰初出面,看是何星细推辩。
九星皆挟文曲行,若无文曲星无变。变星便看何星多,多者为主善恶见。
文曲星柔最易辨,每遇旺方上侧面。侧面成峰神直行,直去多如丝杂练。
此星山骨少星峰,若有星峰辅弼同。平地蛇行却为吉,半顶娥眉最得力。
若有娥眉接连生,女作宫臏后妃职。男家因妇列官班,又得资财并美色。
文曲起峰必有情,自然接连左右生。若是无峰如鳝样,死龙散漫空纵横。
纵饶住处有穴形,社稷神庙血食腥。若是作坟并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
男人破家因酒色,妇人内乱官讼兴。变出痨瘵鬼怪病,令人冷退绝人丁。
困龙坪下数十里,忽然卓立星峰起。左右前后忽逢迎,贪巨武辅渐次生。
只得一峰龙便活,娥眉也变辅弼形。平行虽云变辅弼,只是低平少威力。
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为长雄。男人端貌取科第,女人主家权胜翁。
大抵行龙少全格,杂出星峰多变易。辅星似巨弼似文,长短高低细辨认。
莫道凶龙不可裁,也有凶龙起家国。盖缘未识间星龙,贪中有廉文有弼。
武有破军间断生,禄存或有巨辅力。十里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
此是龙家问星法,大顿小伏为真迹。一山便断为一代,看在何代生间龙,
便向此星定富贵。困弱生旺随星峰,困弱之龙武气力。死鳝烟包入沙砾。
十里百里武从山,独自单行少收拾。君如识得间星龙,到处乡村可寻觅。
龙非久远少全气,易胜易衰非人力。                                  
廉贞星第五

廉贞如何号独火,此星得形最高大。高山顶上石磋峨,伞折犁头裂丝破。
只缘尖炎耸天庭,其性炎炎号火星。起作龙楼并宝殿,贪巨武辅因此生。
古人深识廉贞体,唤作红旗并曜气。此星威烈属阳精,高炎赤黑峰头起。
高尖是楼平是殿,请君来此细推辩。乱峰顶上乱石间,此处名为聚讲山。
聚讲即成即分支,分宗拜祖迢迢路。寻宗寻嫡更寻儿,龙来此处最堪疑。
却来此处横生幛,形如帐幙开张样。一重入帐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
帐中有脉穿心行,脉不穿心不入相。帐幙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
 两帐两幙是贵龙,帐里贵人最威上。帐中隐隐仙带飞,带舞低垂主兴旺。
天官地轴两边迎,异石龟蛇过处往。高山顶上有池水,两边夹得真龙行。
问君高顶何生水,此是真龙楼上气。楼殿之上水泉生,水还落处两边迎。
真龙却在池中过,也有单池在旁报。单池终不及双池,池若倾崩反生祸。
池平两水夹又清,此处名为天汉星。天汉天潢入阁道,此星入相居天庭。
更有卫龙在高顶,水贴龙身入深井。并无水出可追寻,或有蒙泉入小镜。
看他辞楼并下殿,出帐耸起何星应。应星生处形别立,此是分枝劈脉证。
 祖宗分了分兄弟,来此分贪识真性。分贪之处莫令差,差谬一毫千里逈。
笋峰贪狼从此出,钟釜枕梭巨辅弼。方峰是为武曲程,最要来辨嫡庶行。
嫡庶不失出帐样,便是龙家五吉星。廉贞恶石众所憎,不晓真阳火里精。
此龙多向南方落,北上众山惊错愕。低头敛衽出朝来,莫向他方妄参错。
凡起星峰皆要石,若是土山全无力。廉贞独火气冲天,石骨嶙嶒平处觅。
廉贞不生吉星峰,顶隔江河作应龙。朝迎必应数百里,远望鼓角声冬冬。
凡见廉贞高耸石,便上顶头看远迹。细认真龙此处生,华盖穿心正龙出。
此龙尊贵最难寻,五吉要随华盖觅。此等真龙不易逢,华盖三峰品字立。
两肩分作两护龙,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为护龙去,前迎后送分雌雄。
雌若为龙雄作应,雄若为龙雌听命。问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形不同。
低肥为雌雄高瘠,只来此处认真踪。真龙身上有正峰,时作星峰拜祖宗。
但看护送似龙盘,又有迎送如虎踞。随龙山水皆朝揖,狐疑来此失踪迹。
水口重重异石生,定有罗星当水立。罗星外而有山关,上生下生细寻觅。
盖缘罗星有真假,真假天然非人力。罗星旁水石骨生,星体端园最高职。
廉贞多生顾祖龙,祖龙远远是朝峰。更看鬼脚回转处,护托须生十数重。
送龙之山短在后,托山不抱左右手。缠龙缠过龙虎前,三重五重福绵延。
缠多不许外山走,那堪长远作水口。护送托龙若十全,富贵双全真罕有。
寻龙十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廉贞已具贪狼内,更述此篇为详载。
有人晓得红旗星,远有权威进凶怪。权星斩伐得自由,不统兵权不肯休。
若遇廉贞不起石,脚下也须生石壁。石壁是背面土平,平处寻龙出踪迹。
贪巨武辅弼星行,出身生处是何星。剥龙换骨若九段,此是公侯将相庭。
红旗气焰威权在,愚妄时师骇凶怪。权星威福得自专,纵入文阶亦武权。
廉贞一变贪巨武,文武全才登宰辅。廉贞不作变换星,孑身乱伦损君父。

武曲星第六
武曲尊星性端庄,才离祖宗既高昂。星峰自与众星别,不尖不园其体方。
高处定为顿笏样,但是无脚生两旁。如此星峰只一二,方冈之下如驱羊。
方冈或如四角张,帐中出带微飞扬。飞扬要得穿帐去,帐上两角随身扬。
枝叶不多关峡少,却有护卫随身傍。带旌带节来拥护,旌节之峰多是双。
更有刀剑同护送,刀剑送后前园冈。离踪断处多失脉,抛梭马迹蜘蛛长。
梭中自有丝不断,蜂腰过处多趨跄。自是此星性尊贵,护卫重重来就体。
每逢跌断过峡时,两旁定有衣冠吏。衣冠之吏使园峰,两边有脚卫真龙。
若是独行无护卫,定作神坛佛道宫。平行穿珠行数里,忽然又作方峰起。
方峰直去如桥杠,背长颇类平尖贪。平尖贪狼如一字,生在山顶如卧蚕。
武曲横从身中出,贪狼直去如僧参。夹辅护龙次第转,真龙在内左右含。
此龙住处无高陇,间生窝穴隐深潭。独在高山峡中者,穴落高冈似草庵。
四围若高来拥护,前案朝迎亦高舞。却作高穴象人形,按剑端庄似真武。
此龙若行三十里,内起方峰只三四。峰峰端正方于长,不肯欹斜失尊体。
峰上忽然生折痕,此与廉贞何以异。凡起星峰不许斜,更嫌生脚照他家。
端峰若生四花穴,花穴端严要君别。真龙直去向前行,四向漫成龙虎穴。
此是武曲钳峡来,间气来此偶生峡。此龙误了多少人,反来此处说真形。
要识四花穿心过,但看护卫不曾停。尊星自有尊星体,方正如屏将相位。
武曲行龙少鬼劫,盖缘两傍多罗列。小公分处夹龙行,不肯单行走空缺。
小公分去乱生枝,枝叶虽多夹水随。护龙亦自有背面,背后如壁面平夷。
平夷便是贴龙体,龙过之时形怪异。不起园峰即马旗,攒剑蟠龙归此地。
护卫缠绕如打围,重重包裹外山归。至令武曲少关峡,护送无容左右离。
明堂断定无陡泻,横案重重拜舞低。平贪覆巨似武曲,尖园方整不能齐。
  三星尖园方整处,向此辨别无狐疑。识龙须识辨疑处,识得真龙是圣师。
破军星第七
破军星峰如走旗,前头高卓尾后低。两傍失险落坑陷,壁立侧裂形倾欹。
不知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为远祖。然后生出六曜星,贪巨禄文兼武辅。
三台星辰号三阶,六星两两鱼眼挨。双尖双园双方样,却在高顶双安排。
双尖定出贪狼去,方圆生出武巨来。上台中台下台出,行到六府文昌台。
文昌六星如偃月,穿排六星似环玦。平顶上头生六星,六处微堆作凹凸。
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破军受变九星殊,逐位生峰形象奇。
山形在地星在天,星气下感祸福依。真星顿起真形了,枝叶皆是破禄随。
真星虽云有三吉,三吉之余有辅弼。不知三吉不常生,百处观来无一实。
盖缘不识破军星,只说走旗拖尾出。走旗拖尾是真形,若出尊星形变生。
与君细论破军体,逐一随星种类名。贪狼破军如顿旗,一层一级如天梯。
顶尖冲前有岩穴,伸颈犹如鸡作啼。顶头有带下岩去,引到平处如珠丝。
欲断不断马蹄过,东西隐隐梭丝垂。三吉之星总如此,名为吉破地相宜。
过坪过水皆如此,定有泉塘两夹随。贪下破军巨门去,去为垣局不须疑。
巨门破军裂十字,顶上微园欹侧取。势如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嘴露。
此星出龙生鼎足,爪甲巉岩若鸡爪。此龙富贵生王侯,五换六移出宰辅。
禄存破军在平顶,两胁蛇行肋微露。前如大木倒悬岩,独干生枝叶无数。
叶中生出嫩枝条,又作高峰下坪去。当知为穴亦不远,护送不来作神宇。
破军廉贞高崔巍,水流关峡声如雷。武曲破如破厨柜,身形臃肿崩倾势。
前头走出鹅伸颈,岭上下来如象鼻。一高一下脚不尖,作穴乳头出富贵。
辅星破军如幞头,两傍有脚如抛毬。弼星破军如鲤跃,行到坪中亦时卓。
三三两两坪中行,直出身来横布脚。为神为庙为富贵,只看缠护细斟酌。
缠多便是富贵龙,缠少只为钟鼓阁。九星皆有破禄文,三吉之形辅弼尊。
平行穿珠巨门禄,关棹尖拖是 破军。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
况是凶龙不为穴,只是闲行引过身。纵然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寸。
时师只说寻龙脉,来此峡内空低蹲。便指缠护为积气,或有远秀出他村。
便说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门。只缘不识真龙性,前面必出星辰尊。
尊星活了死龙骨,换去破军廉禄文。破军忽然横开帐,帐里戈旗出生旺。
此龙出作将军形,前遇溪流为甲仗。破禄形象最为多,枝蔓悬延气少和。
不为尖刀即剑戟,不作蛇行即抛梭。出逢六秀方位上,上与六气横天河。
六气变生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凶气消磨生吉气,定有星辰巨浪波。
此是神仙绝妙法,不比寻常格地罗。与君略举大形势,举目一望江山助。
天下江山万里遥,我见破军到处是。禄存文曲辅弼星,低小山形总相类。
只有高山形象殊,略举大纲与君议。昆仑山脚出真颜,枝枝脚是破军山。
连县走出瀚海北,风俗强悍人粗顽。生儿三岁学骑射,骨鲠刚方是此间。
山来陇右尖如削,尽是狼峰高更卓。此处如何不出文,只为峰多反成浊。
高山大陇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锥卓。行行退却大散关,百二河山在彼间。
大缠大护到函谷,水出黄河如阙环。低平渐渐出熊耳,万里平原似如砥。
大梁形势亦无山,到此寻龙何处是。识得星峰是等闲,平处寻龙最是难。
若无河海与淮汉,渺渺茫茫不见由。河流冲击山断绝,即无石骨又无脉。
君若到彼说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黄河在北大江南,两水夹行势不绝。
行到背面忽起峰,兖州东岳插天雄。分枝劈脉钟灵气,圣贤多在鲁邦中。
自古英雄处西北,西北龙神少人识。紫微垣局太微宫,天市天垣太行东。
南龙高枝过葱岭,黑铁二山雪峰盛。分出秦川及汉川,五岭分星入桂连。
山行有断脉不断,直至江阴大海边。海门旺气连闽越,南水两夹同抱缠。
此是海门南脉络,货财文武相交错。何处是贪何处文,何处认辩武曲尊。
寻龙望气先寻脉,云雾多生是龙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望云霓生处觅。
云霓光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大脊微微云自生,雾气如多反难证。
先寻龙气识正龙,却是枝龙观远应。此是神仙寻地法,百里罗城不为迥。
如此然后论九星,要识九星观正形。因就正龙行脚处,认取破禄中间行。
天下山山有破禄,破禄交横有地轴。禄存无禄只为关,破军不破只为栏。
关拦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生水间。大河之中有砥柱,四川之口生灎滪。
大孤小孤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更有焦山罗刹石,虽是罗星门不固。
此是大寻罗星法,识者便知愚者误。吾若论及破军星,多是引龙兼作护。
大龙须论大破军,小龙夹乱破禄文。廉贞多是作龙祖,辅弼随龙富贵分。
廉贞若高龙不出,只是为应兼为门。请君看此州县间,何处不生水口山。
水口关拦皆破禄,无脚交牙如叠环。或有横山如卧虎,或作重重如瓜瓠。
禹整龙门透大河,便是当年关水处。太行走出河中府,河北河南关两所。
大河北来曲射东,西山枕水如眠龙。马耳山枕大江口,绝无脚手为神妙。
灵壁山来截淮河,更无一脚如横戈。海门二山锁二浙,两山相合如环玦。
文廉生脚锁溜流,横在水中为两截。大关大锁数十重,定有罗星横截气。
截在江河不许流,关内不知多少地。小罗小锁及小关,一州一县须有拦。
十拦十锁百十里,定有王侯居此间。乡罗罗星小关锁,枕水如戈石横卧。
但看无脚是关拦,重数多少分将佐。君如能识水口山,并识天戈并禄破。
左辅星第八
左辅正形如幞头,前高后低大小球。伸舒腰长如杖鼓,后大前小驼峰侔。
一有两脚平行去,或在武曲左右游。此龙如何近武曲,自是分宗为伯叔。
分宗定做两贵龙,此与他星事不同。武曲两傍必生辅,不使他星变形去。
左辅自有左辅形,方峰之下如卓釜。此是武曲辅星形,若是真辅不如此。
真辅自作贵龙身,幞头横眠高低去。高顶高峰园落峰,低处低落肩项园。
忽然堆起如螺卵,又如梨栗堆簇繁。岭上累累山结顶,断定前头深如垣。
要知此星名侍卫,如到垣中最为贵。东华西华门水横,水外四围列峰位。
此是垣前执法星,却分左右为兵卫。方正之垣号大微,垣有四门号天市。
紫微垣外前后门,华盖三台前后卫。中有过水名御沟,抱城屈曲中间流。
紫薇垣内星辰足,天市大微少全局。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势如簇。
千山万水皆大朝,入到怀中九回曲。入垣辅弼形微细,隐隐微微在平地。
右卫左卫星傍罗,辅在垣中为近侍。右弼一星本无形,是以名为隐曜星。
随龙剥换隐迹去,脉迹便是隐曜行。只缘飞宫有九曜,因此强名右弼星。
天下寻辅知几处,河北河南只三四。更有终南泰华龙,出没为垣尽如此。
南来莫错认南岳,虽有辅星垣气弱。却有回龙辅大江,水口三峰卓如削。
北冀燕云多辅星,又随寨垣入沙漠。两京嵩山最难寻,已被前人曾妄作。
东西垣局并长江,中有黄河入水长。后山屏障如负扆,不瞰秦淮枕水乡。
辅弼隐曜入大梁,却是英雄古战场。大河九曲曲中有,辅弼九曲分入首。
夫人识得左辅星,识得之时莫开口。如何识得左辅星,次第生峰无杂形。
天门上头生宝殿,宝殿引出龙楼横。楼上千万寻池水,水是真龙楼上气。
两池夹出龙脊高,池若倾崩非大地。池中石是辅弼星,无迹便是隐曜行。
纵然不大也节钺,巨浪重重不堪说。巨浪有帐帐有杠,杠曲生峰巧如玦。
杠星便是华盖柄,曲处生峰来作证。证出贪巨禄文廉,武破周而复始定。
天门直指破军路,此是天门龙出序。若出天门是正龙,不出天门形不具。
一形不具便减力,次第排来君莫误。自贪至破为次第,颠倒乱行名失序。
一剥一换寻断处,断处两傍生拥护。旌幢行有盖天旗,旗似破军或斜去。
看他横带入巨浪,浪滚一峰名出帐。帐中过处中央行,不出中央不入相。
星辰具备入垣时,怪怪奇奇合天象。我到京师验前说,帝垣果有星罗列。
南北虽短东西长,东华水绕西华冈。水从阙口复来朝,九曲九回朝帝阙。
前星俨若在南上,周召到此观天象。上了南冈望北冈,圣人卜宅分阴阳。
北冈峙立天门上,分作长垣在两傍。垣上两边分九个,两垣夹带帝中央。
要识垣上有帝星,皇都坐定甚分明。君若要识左辅宿,凡入皇都辩垣局。
重重围绕八九重,九重之外尤重复。重山复岭看辅星,高山顶上幞头横。
低处恰似千官入,戴弁横班如覆笠。仔细观来真不同,应是为垣皆富局。
辅为上相弼次相,破禄宿卫廉次将。文曲分明是后宫,巨门贪狼帝星样。
更有武曲最尊贵,唤作极星事非诳。三垣各有垣内星,凡是星峰皆内向。
垣星本不许人知,若不明言恐世迷。只到京师君便识,重重外卫内垣平。
此龙不许时人识,留与 皇朝镇家国。请从九曜寻剥龙,剥尽粗龙寻细迹。
要识真龙真辅相,只看高低幞头样。若是辅星自作龙,隐行不识真气象。
若还三吉去作龙,随龙变形却不同。贪狼厌尖品字立,武曲方圆三个峰。
三峰节节随身转,中有一峰是正面。两傍夹者是辅弼,大小尖园要君辩。
此龙初发在高山,高处生峰亦生瓣。有瓣须明似幞头,滚滚低来是辊球。
平行鲤鲫露脊背,有脚横排入覆笠。若是降楼并下殿,节节入楼下剥换。
贪下剥换入抛球,尖处带脚如龟浮。此是下岭方如此,上岭逆行推覆舟。
尖园若是品字立,世人误作三台求。禄存剥换蜈蚣节,微微短脚身边列。
文曲梭中带线行,曲曲飞梭巧藏迹。廉下变为梳齿形,梳齿中央引龙出。
武曲幞头无改换,行到平中断复断。破军之下夹两枪,若作天戈如走电。
乱行失序出头来,又似虎狼行带箭。缠多便作吉龙断,若是无缠为道院。
右弼星第九
弼星本来无正形,形随八星高低生。要识弼星正形处,八星断处隐藏形。
隐藏是形名隐曜,此是弼星真要妙。抛梭马迹线如丝,蜘蛛过水上滩鱼。
惊蛇入草失行踪,断脉断迹寻来无。每自随星作过脉,脉是尊星名右弼。
左为辅星右弼星,左右随龙身上行。行龙之时有辅弼,变换随龙看踪迹。
君如识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踪。剥龙失脉失踪时,地上朱弦琴背觅。
若识弼星隐曜宫,处处观来皆是吉。此星多吉少傍凶,凶盖为藏形本无。
藏形之时形藏煞,却是地中暗来脉。北地平洋千百程,不然彼地都是弼。
坪中还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只为时师眼力浅,到彼茫然无奈何。
便云无处寻踪迹,直到有山方认得。如此之人岂可言,有穴在平原自失。
只来山上觅龙虎,又要公头始云吉。不知山穷落平处,穴在平中贵无敌。
痴师误了几多人,要道葬埋要卑湿。不如穴在水中者,更是难凭怕泉积。
盖缘水涨在中央,水退即同干地方。且土两淮平似掌,也有军州落巢沥。
也有英雄在彼中,岂无坟墓玉宫室。只将水注与水流,两水夹流是龙脊。
非惟弼曜在其中,八曜入平皆有踪。前篇有时说平处,平里贪狼皆一同。
时师识尽真龙脉,方知富贵与兴隆。围龙忽然拖长脚,恐是鬼龙如覆杓。
覆箕覆掌是鬼龙,漫来此处说真踪。请君细看前头穴,莫要参前失后空。
问君如何知我落,看他尾后园峰作。问君如何知我行,尾星摇动不曾停。
前官后鬼须细辨,鬼克我身居后面。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龙家官鬼现。
真龙落处阴阳乱,五行官鬼无相战。水龙剥作火龙出,鬼在后头官出面。
坎山来龙作午丁,却把地罗差似转。此是阴阳论五行,不似龙家官鬼辨。
龙家不要论五行,且从龙上看分踭。踭龙夺脉是鬼气,鬼气不归龙尚行。
大抵真龙无鬼山,有鬼不出半里间。横龙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后环。
鬼星若长夺我气,鬼短贴身如抱拦。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背后撑者是。
分枝劈脉不回头,夺我正身少全气。真龙穴后如有鬼,山短枝长为雉尾。
此是真龙穴后星,星辰也有尖园体。正龙穴后若有鬼,双双回头来护卫。
若不回头卫本身,此是空亡歇灭地。问君何者是空亡,穴后卷空仰瓦势。
便从鬼上细寻觅,鬼山星峰少收拾。真龙身上护卫多,山山多情来拱揖。
护卫贴体不敢离,中有泉池暗流入。要识真龙鬼山短,缘有缠龙在后段。
即有缠龙贴护身,不许鬼山空散漫。鬼山直去投江河,此龙缠护散乱多。
如戈如矛乱走去,包裹无由奈他何。龙若无缠又无送,纵有真龙不堪用。
护缠多爱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绵延。一重护卫一代富,护卫十重宰相地。
两重也作典专城,一重只出承辅尉。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随三吉辅弼生。
九星皆有鬼形样,不类本身不入相。贪狼鬼星必尖小,巨门鬼星枝叶少。
多作园峰覆勺形,撑住在后最为妙。巨为坠珠玉枕形,贪作天梯背后生。
一层一级渐低小,虽然有 脚无横行。武曲多为小横岭,托后如屏玉几正。
弼星作鬼如围屏,或从龙虎后横生。横生瓜瓠抱穴后,金斗玉印盘龙形。
辅星多为独节鬼,三对平如写王字。三对两对相并行,曲转护身皆有意。
破禄廉文本是鬼,不必问他穴后星。破禄廉文多作关,近关大阔为散关。
关门定局有大小,破禄二星多外拦。禄存无禄作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善论大地论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鬼山多向横龙作,正龙多是平地落。
平地多如蜈蚣行,脚长便如桡棹行。停棹向前穴即近,拨棹向后龙未停。
桡棹向前忽峰起,定有真龙居此地。只看护托回转时,朝揖在前拜真气。
大抵九星皆有鬼,相类相如各有四。四九三十六鬼形,识鬼便是识龙精。
问君如何谓之鬼,主山后面有余气。问君如何谓之官,朝山背后逆拖山。
此是朝山有余气,与我穴后鬼一般。官星在前鬼在后,官要回头鬼要就。
官不回头鬼不就,只是虚抛无落首。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
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真气聚处看明堂,明堂里面要平阳。
明堂里面停潴水,第一宽平始为贵。侧裂倾摧撞射面,急泻崩腾非吉地。
明堂里面分公位,公位真在明堂里。请君未断左右山,先向明堂观水势。
明堂也有如锅底,横号金船龙虎里。直号天心曲御街,焉蹄直兮有曲势。
明堂要似莲花水,荡归左位长公起。荡归右位小公兴,若居中心诸位贵。
大抵明堂横为贵,其次之元关锁是。荡荡直去不回头,虽似御街非吉地。
明堂要似衣领会,左钮右缋方为贵。或是田堘与山脚,如此关拦真可喜。
忽然前面无关拦,水劫风吹非吉利。请君来此细消详,更分后鬼与前官。
左胁生来执笏样,右胁生来鱼袋形。方长为象短为水,小乃是金肥是银。
看此样形寻局势,中间乳穴是为真。赐带鬼形如瓜瓠,二条连移左转去。
回头贴来侍从官,前案横交金玉盘。玉盘赐将金盘相,左右是人心眼上。
重数如多赐亦多,一重未许金犀磨。二重是犀三金带,横转穴前官转大。
子孙三代垂鱼袋,右上三鱼虎身外。三代子孙袋赐金,三重横盘龙外寻。
四重既是赐金玉,重数如多福泽深。此是龙家赐带鬼,莫将龙向左边临。
玉几方屏武曲形,身后是几几外屏。几屏须要问先后,未有屏先几后生。
   几屏如在后头托,此是公侯将相庭。                              
九星变穴第十
贪狼作穴是乳头,巨门作穴窝中求。武曲作穴钗钳觅,禄廉梳齿犁鐴头。
文曲穴来坪里作,高处亦是掌心落。破军作穴似戈矛,身傍左右手皆收。
定有两山接护转,不然一水过横流。辅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挂灯样。
落在低平是鸡窠,纵有园头亦凹象。此是剥换寻星穴,寻穴随龙细辨别。
龙若真时穴亦真,龙不真兮少真穴。寻龙虽易裁穴难,只为时人味剥山。
剥龙换骨星变易,识得疑龙穴不难。古人望龙知正穴,盖将识龙寻换节。
  识得龙家换骨星,富贵令人无歇灭。                                

《 疑 龙 经》
窦州杨益 筠松撰
《疑龙经》上卷
寻龙何处最堪疑,寻得星峰却是枝。关峡从行并护托,矗矗旗枪左右随。
干上星峰全不作,星峰龙法近虚辞。与君少释狐疑处,干上寻龙真可据。
干龙长远去无穷,行到中间阳气聚。面前山水又可爱,身后护龙皆反背。
君如就此问疑龙,此是歇龙送迎队。比如斋粮适千里,岂无顿宿分内外。
龙行长远去茫茫,定有参随部伍长。凡有好山为干去,枝龙尽处有旗枪。
旗枪也是星峰作,园净尖方更高卓。就中寻穴穴却无,干去未休枝早落。
枝龙身上也可裁,半是虚花半是胎。若是虚花无朝应,若是结实护缠回。
护缠尚要观叠数,一叠回来龙身顾。莫便将为真实看,此是护龙叶交互。
三重五叠抱回来,此就枝龙身上做。干龙犹自随水出,护送迢迢不回棹。
正龙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叶送。君如见此干龙身,的向干龙穷处认。
君如寻得干龙穷,二水交会穴受风。风吹水劫却非穴,君寻到此是疑龙。
请君看水交缠处,水外有山来会聚。婉转回龙似挂钩,未作穴时先作朝.
朝山皆是宗与主,不拘千里远迢迢。穴前百官皆朝揖,千元万派皆朝入。
此是寻龙大法门,两水夹来皆转揖。寻龙何处使人疑,寻得星峰却是枝。
枝叶乱来无正穴,真龙到处是疑非。只缘不识两边护,却爱飞峰到脚随。
飞峰斜落是龙脚,脚上星峰一边卓。真龙平处无星峰,两边生峰至难捉。
背斜面直号飞峰,此是真龙夹从龙。一节星峰一节插,两节腰长号宽峡。
峡长绕出真龙前,背后星峰又可怜。到此狐疑不能释,请向真龙寻两边。
两边起峰为护从,正龙低平最贵重。星峰两边转前揖,揖在穴前为我用。
问君州县真龙身,大浪横江那有峰。起峰皆是两边脚,去为小穴为村落。
如此寻龙看两边,两边生脚未为偏。正身绕却中央去,破禄文廉做关护。
关拦定局有大小,破禄两星外拦是。禄存无禄做神坛,破军不破为近关。
善寻大地寻关局,关局大小水口山。大凡寻龙要寻干,莫道无星又无换。
君如不识枝干分,每见干龙多延蔓。不知干长缠也长,外州外县山为伴。
寻龙千里非迢递,其次五百三百里。先就与图观水源,两水夹来皆有气。
水源自是有长短,长作军州短作县。枝上节节星辰换,干上时时断复断。
分枝劈脉散乱去,干中有枝枝复干。凡是枝龙长百里,百里周围作一县。
百里各有小干龙,两水夹来寻曲岸。曲岸有水抱龙头,抱处好寻气无散。
到此先看水口山,水口交牙内局宽。便就宽处平处觅,左右周围无空断。
断然有穴在此处,更看朝水与朝山。朝山与龙一般远,共祖同宗来作伴。
客山千里来作朝,朝在面前为近案。如是朝迎真有情,将相公侯可立断。
寻得真龙不识穴,不识穴是总空说。识龙识穴始为真,下著真龙官不绝。
真龙藏穴倖难寻,为有朝山识倖心。朝若高时高处点,朝若低时低处针。
朝山也自有真假,若是真时直来也。若是假朝山不来,徒爱尖园巧如画。
若有真朝来入怀,不必尖园如龙马。但有低昂起伏来,不爱尖倾直去者。
直去名为坠朝山,虽尖尖园也是闲。比如贵人背面立,与我情性不相关。
亦有横立为朝者,若是横朝使衙喏。前山横过脚分枝,枝上作朝首先下。
首下作峰或尖园,双双来朝列我前。大作排班小衙列,如鱼并头蚕比肩。
朝余却去作水口,与我后缠两相凑。交牙护断水不流,不放一山一水走。
到处寻穴顶明堂,明堂横直细推详。明堂已向前篇说,更就此篇重辨别。
明堂惜水如惜血,穴里避风如避贼。莫令凹缺被风吹,莫使溜牙遭水劫。
横城宽抱有垣星,更以三垣论交结。交结多时垣气深,交结少时垣气泄。
长垣便是横朝局,局心便是明堂山。钩钤垂脚向垣口,北面重重尊圣颜。
大抵山形虽在地,地有精光属星次。体魄在地光在天,识得星光真精艺。
问君如何辨明堂,外山包裹内平阳。也有护关亦如此,君若到此细推详。
时师每到护关里,山水周回秀且丽。踌躇四顾说明堂,妄指横山作真地。
不知关峡自周回,只是护关堂泄气。泄气之法妙何观,左右周回外无关。
此是正龙护关峡,莫将堂局此中看。与君细论明堂样,明堂须要之元放。
明堂绕曲如绕绳,绕在穴前须内向。向内之水抱身横,对面抱来弓带样。
上山下来下山上,中有吉穴隐形向。形若真时穴始真,形若不真是虚诳。
许诳之山看两边,两边虚穴也如然。外缠不转内托反,此是贵龙形气散。
龙虎背后有衣裙,此是关拦拜舞袖。虽然有袖穴不见,官不离乡任何受。
贵龙行处有毡褥,毡褥之龙富贵局,问君毡褥如何分,龙下有坪如龟裙。
比如贵人有拜席,又如僧道坛具陈。真龙到穴有栶褥,便是枝龙也富足。
此是神仙识贵龙,莫道肥龙多息肉。瘠龙虽是孤寒山,也有瘠龙出高官。
肥龙虽作贵龙体,也有肥龙反凌替。问君肥瘠如何分,莫把雌雄妄轻议。
大戴亦尝有此言,豁谷为牝低伏蹲。冈陵为牡必雄峙,不知肥瘠有殊分。
汉儒以山论夫妇,夫山高峻妇低去。此是儒家论尊卑,便似龙家雌雄语。
大抵肥龙要瘠护,瘠龙须要肥龙御。瘠龙若有栶褥形,千里封侯居此地。
敢将禹迹来问君,舆图之上有细寻。论龙论脉尤论势,地势如何却属坤。
若以山川分两界,黄河川江两源分。其中有枝济与洛,淮汉湘水亦长源。
干中有枝枝复干,长者入海短入垣。若以干龙论大尽,太行碣石至海壖。
南干分枝入河内,河北河东皆不背。又有嵩山入韦岭,又分汝颖河流吞。
葱岭连绵入桂连,又入衡阳到江边。其间屈曲分劈去,不知多少枝叶繁。
又分一派入东海,又登采石会为垣。一枝分送入海门,干龙尽在江阴坟。
若以干龙为至贵,东南沿海天子尊。如何星垣不在彼,多在枝龙身上分。
到彼枝干又难辨,枝上多为州与县。京都多是在中原,海岸山穷风荡散。
君如要识枝干分,更看疑龙中下卷。                              

《疑龙经》中卷
虽然已识枝中干,长作京师短作县。枝中有干干有枝,心里能明口难辨。
只恐寻龙到此穷,两水夹来风荡散。也有军州并大县,直到水穷山绝岸。
也有城隍一都会,深在山原隈僻畔。今日君寻到水穷,沙砾坦然缠护窜。
右寻无穴左无形,无穴无形却寻转。寻转分枝上觅穴,惟见纵横枝叶乱。
也识剥换也识缠,也识护托也识断。只是狐疑难捉穴,穴若假时无正案。
到此之时心生疑,若遇高明能剖判。为君决破此疑心,枝干乱时分背面。
假如两水夹龙来,便看护缠那边回。护缠亦自有大小,大小随龙长短来。
龙长护缠亦长远,龙短护缠亦近挨。大抵缠山必曲转,莫把明堂向外裁。
曲转之形必是面,背抵缠山缠水隈。缠山缠水回抱处,只恐朝山塞不开。
寻得缠护分明了,更看落头寻要诀。缠山缠水如  屏,向前宽阔看多少。
缠山缠水作案山,只恐明堂狭不宽。山回水抱虽似面,浪打风吹崖壁寒。
请君来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龙脊转。若是面时宽且平,若是背时多陡岸。
面是平坦中立局,局内必定朝水缓。萦纡环抱入怀来,不似背面风荡散。
君如识得背面时,枝干分明自可知。宽平大曲处寻穴,此为大地断无疑。
详看朝迎在何处,中有横过水城聚。背后缠水与山回,会合前朝水相随。
后缠抱来结水口,前头生脚来相凑。两山两水作一关,更看罗星识先后。
罗星也自有首尾,首逆水流尾拖水。如此寻穴与寻龙,不落空亡与失迹。
称平上下左右手,的有真龙在此中。忽然数山皆逼水,水夹数山来相从。
君如看到护送山,上坡下坡事一同。初疑上坡是真穴,看来下坡也藏风。
二疑更看上下转,山水转抱是真龙。夹龙身上亦作穴,此处龙是双雌雄。
虽有两穴分贵贱,分高分下更分中。也有真形无朝水,只看案山与近侍。
朝水案外暗循环,此穴也分中下地。只有案山逆水转,不爱顺流随水势。
顺流随水案无力,此处名为破城池。若是逆水作案山,关得内垣无走气。
也有真形无朝山,只要诸水聚其间。汪洋万顷明堂外,内局周围如抱环。
钩钤健闭不漏泄,内气无容外气残。外阳朝海拱辰入,内气端然龙虎安。
枝干之外识背面,位极人臣世袭官。纵饶已能分背面,面是宽平背崖岸。
假如两水夹龙来,屈曲翻身势大转。一回顿伏一翻身,一回转换一跌断。
两边皆有山水朝,两边皆有水抱岸。两边皆有穴形真,两边皆有山水案。
两边朝迎皆可观,两边明堂皆入选。两边缠护一般来,两边下手皆回转。
此山背面未易分,心下狐疑又难辨。不应两边皆立穴,大小岂容无贵贱。
只缘花穴使人疑,更看护身脚各判。莫来此处认真龙,两水夹龙龙必转。
逆转之龙有鬼山,鬼山拖脚背后环。识得背面更识鬼,识鬼之外更识官。
官鬼已向前篇说,更就此中重分别。大凡干龙行尽处,外山隔水来相顾。
干龙若是有鬼山,回转向前宽处安。凡山大曲水大转,必有王侯居此间。
也有干龙夹两水,更不回头直为地。只是两护必不同,定有护关交结秘。
干龙行尽若无鬼,须看众水聚何处。众水聚处是明堂,左右交牙锁真气。
问君疑龙何处难,两水之中必有山。两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夹是机缘。
假如十条山同聚,必有十水聚一处。其间一水是出门,九山同来作门户。
东上看西西山好,西上看东东山妙。南冈望见北上山,山奇水秀疑是间。
北冈望见南山水,矗矗尖园秀且丽。君如遇见此局时,两水夹来何处是。
与君更为细辨别,先分贵贱星罗列。更须参究龙短长,又看顿伏星善良。
尊星不肯为朝见,从龙虽来桡棹藏。贵龙重重出入帐,贱龙无帐空雄强。
十山九水虽同聚,贵龙居中必异常。问君如何分贵贱,真龙不肯为朝见。
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龙骨里福潜消。比如吏兵与臣仆,终朝跪起庭前伏。
那有精神自立身,时师浪说同官局。朝山护从岂无穴,轻重多与贵龙别。
龙无贵贱只论长,缠龙远出前更强。若徒论长不论贵,缠龙有穴反为良。
只恐寻龙易厌  ,虽有眼力无脚力,若不穷源论寻踪,也寻顿伏识真踪。
古人寻龙寻顿伏,盖缘顿伏生尖曲,曲转之余必生枝,枝山定为小关局。
比如人行适千里,岂无解鞍并顿宿。顿宿之所虽未住,亦有从行并部曲。
顿伏移换并退卸,却看山面何方下。移换却须寻回山,山回却有迎送还。
迎送相从识龙面,龙身背上是缠山。缠山转来龙抱体,此中寻穴又何难。
古人建都与建邑,先寻顿伏认龙蛰。升虚望楚与陟巘,此是寻顿与山面。
降观于桑与降原,此是寻伏下平田。相其阴阳揆于日,南北东西向无失。
乃陟南冈景与京,此是望穴识龙形。逝彼百泉观水去,瞻  溥原观水聚。
或陟南冈与大原,是寻顿伏      ,古人卜宅贵详审,经旨分明与后传。
《疑龙经》下卷
龙已识真无可疑,尚有疑穴费心思。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
穴有乳头有钳口,更有平坡无左右。亦有高峰下带垂,更有昂头居陇首。
也曾见穴在平洋,四畔周围无高冈。也曾见穴临水际,俗人竟说无包藏。
也曾见穴如仄掌,却与仰掌无两样。也曾见穴如直枪,两水射肋似难当。
更有两龙合一气,两水三山同一场。君如识穴不识怪,只爱左右包者疆。
此与俗人无以异,多是葬在虚花里。虚花左右似有情,仔细辩来非正形。
虚花作穴更是巧,仔细看来无甚好。怪形异穴人厌看,如何子孙世袭官。
只缘怪形君未识,识得怪穴却无难。识龙自合当识穴,异在变星篇内说。
恐君疑穴难取裁,好向后龙身上别。龙上星辰是根荄,前头形穴是花开。
根荄若真穴不假,盖缘种类生出来。若不识星识根种,妄随虚穴凿山隈。
请君熟认变星穴,为钳为乳细分别。高山平地穴随星,岂肯妄为钳乳穴。
穴若不随龙上星,断然是假不是真。请君更将旧坟复,贪星是乳武钳局。
京国外县多平洋,也有城邑在高冈。淮甸军州在水尾,   峡山岭是城隍。
随他地势看高下,不可执一拘挛也。千万随山寻穴形,此说定能分真假。
冀州壶口落低平,盖缘辅弼为垣马。大原落处尖似枪,盖原廉破龙最长。
建康落在坡平地,盖缘辅弼星为体。大梁平坦古战场,熊耳为龙星可详。
长安帝垣星外峙,巨武行龙生出势。京师落在垣局中,狼星夹出巨门龙。
太行走如河中府,入首连生六七存。入首虽然只是山,落处却在回环间。
此与窝钳无以异,只在大小识形难。我观星辰在龙上,预定前头穴形象。
为钳为乳或为窝,或险或夷或如掌。历观龙穴无不然,大小随形无两样。
此是流星定穴法,不肯向人谩空诳。大凡识星方识龙,龙神落穴有真踪。
真踪入穴有形势,形势真时寻穴易。不识形势穴难寻,左右高低如何针。
看他形势宛在中,最是朝山识正龙。高低只取朝山定,莫言三穴有仙踪。
千里来龙只一穴,正者为优傍者劣。枝上有穴虽有形,不若干龙为至精。
龙从左来穴居右,只为回龙方入首。龙从右来穴居左,只为藏形如转磨。
高山万仞或低藏,看他左右及外阳。左右低时在低处,左右高时在高冈。
朝山最足证龙穴,不必求他玉尺量。正穴当朝必有将,有将便宜为对向。
穴在南时北上寻,穴在北时南上望。朝迎矗矗两边遮,向内有如鸡见蛇。
对面正来不倾仄,方才移步便欹斜。只将对将寻真穴,将若正时穴最佳。
乳头之穴怕风缺,风若入时人绝灭。必须低下避风吹,莫道低形龟裙绝。
钳穴入钗挂壁隈,惟嫌顶上有水来。钗头不园多破碎,水倾穴内必生灾。
仰掌有在掌心里,左右挨排恐非是。窝形须有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
偏陂不可名窝穴,倒侧倾摧祸奈何。尖枪之穴有外裹,外裹不牢反生祸。
外山包裹穴如枪,左右抱来尖无妨。山来雄勇势难歇,便是尖形也作穴。
只有前山曲抱转,针着正形官不绝。穴法至多难具陈,识得龙真穴始真。
真形自是有真穴,识得真形穴穴新。大凡寻穴非一样,降势随形合星象。
比如铜人针灸法,穴的宛然方始当。偶然针灸失真机,一指隔差连命丧。
大凡立穴在人心,心眼分明巧处寻。重重包裹莲花瓣,正穴端然莲花心。
真形定是有真穴,只为形多难具说。朝迎护从亦有穴,形穴虽成有优劣。
朝山若是有穴时,此是真龙断不疑。朝山逆转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别枝。
虽然有穴非大器,随形斟酌事咸宜。大凡有形必有案,大形大穴如何断。
比如至尊坐明堂,列班排衙不撩乱。出入短小与气宽,皆是明堂与案山。
明堂宽阔起宽大,案山逼迫人凶顽。案来降我人慈善,我去伏案贵人贱。
龙形若有云雷案,人善享年也长远。蛇虎若遇蛤与狸,虽出威权势易衰。
略举此言以为例,请君由此细寻推。周家农务起后稷,享国享年延八百。
秦人关内恃威权,吞灭诸侯二世绝。此言虽大可喻小,嵩岳降神出申伯。
大抵人是山川英,天降圣贤为时生。祖宗必定有宅兆,夺得山川万古灵。
试言裁穴出机巧,穴法分毫争微妙。假穴斩关莫道真,正穴正形都差了。
京国丹徒之后山,常有云气在其间。曲阿之中有正穴,却被刘侯斩一关。
斩关之穴始于此,只得二世生龙颜。后来子孙即凋丧,盖为正穴寻真难。
孔恭以为不凿坏,可以十世王无惭。我今复此旧坟垄,乃知垣局多回环。
今人裁穴多论向,更不观星后龙上。观星裁穴始为真,不论星辰是虚诳。
(全文完)
疑龍經·附:衛龍篇
輔弼入垣星既曉,纏送護托皆明瞭。如何尚有傍明星,此星能明最精妙。
左侍右衛形如何,此龍生處苦無多。除卻天池並夾輔,高山頂生有平波。
天地之水滿則溢,侍衛之水隨龍入。深入坎井不聞聲,恰似尾閭沒無疏。
道是天地又卻非,二山環合使人疑。不知龍自不央過,兩邊侍衛貼身隨。
要在前侍並後衛,只有一叢貼身體。正龍高枝侍衛低,前池未滿後池繼。
看來彷佛似天, 地,只有流泉活處低。或由田源水入次,或有幹窠如環隨。
兩池相逐前後衛,兩池相夾左右同。此是貴龍親待衛,高處是首低是尾。
只觀水流與不流,水若深潛是衛氣。龍身若有此真形,一百裏外垣城生。
分垣遠去似不顧,垣窮盡處面前橫。垣中橫水從中過,遠纏如帶五裏生。
坦前外列如打圍,坦氣足時無缺破。垣前水直入垣來,曲轉東西垣亦開。
卻有隨龍小溪澗,彎環抱體常低徊。橫城水繞太微勢,直朝射入紫垣氣。
百源來聚天市垣,一水抱曲是天園。更有天苑內無潤,卻有大水環三邊。
平洋宛然是紫氣,河中河曲是天市。關中只是天苑垣,伊洛亦合是天肆。
京師華蓋是前星,東京三水入中庭。燕山最高象天市,天市碣石轉抱縈。
太行之東有天市,馬耳峰上有侍衛。長江環外有三結,三結坦前水中列。
中垣巳是帝王州,只是垣城氣多泄。海門環合似天市,天目天池生侍衛。
萬里飛騰垣外色,海外諸峰補垣氣。盛衰長短固有時,亦是山川積氣圍。
略舉諸垣與君說,更有難言誰得知?上相次相既列上,上將次將必也兩。
上衛次衛必居中,所論衛龍合天象。山川之氣上爲星,星辰列次應出形。
仰觀星象儲察理,衛龍內堅隨龍行。只是貼身不關峽,以此可見天地情。
略言侍衛貼龍體,詳別流星入無底。衛山環合夾龍身,此是垣關常緊閉。
屠龍不如且抵豨,豨多龍少卻成癡。大言無當下士笑,或笑或取吾何辭。
疑龍經·附:變星篇
疑龍盡說總無疑,直龍藏幸便宜知。識得真龍結作處,豈逃真假幹兼枝。
貪狼一變巨門星,星方磊落如屏形。頓笏頓鍾如頓鼓,輔弼隨行變祿存。
祿存帶祿爲異穴,異穴生成鶴瓜形,鶴爪之形兩邊短,一距天然撐正身。
此是祿存帶祿處,長短之穴爲正形。起頂或成衣冠吏,短短低生左右臂。
左臂短如插笏形,右臂短如佩魚勢。時師至此多狐疑,卻嫌龍虎不纏衛。
也有龍虎兩頭尖,左紐右紐休要嫌。也有龍虎生石觜,時師到此何曾喜。
也有穴在大石間,也有穴在深潭裏。也有左長右枝短,也有左短右枝長。
也有主山似牛軛,也有前案如拖槍。世俗庸師多不取,那知異穴生賢良。
有如貪狼變文曲,撒網之形非碌碌。撒網之形似牛皮,不著緋衣多食祿。
有如貪變破軍相,天梯隱隱如旗樣。旗山若作蓋天旗,旗下能生君與相。
有如破軍變貪狼,貪狼入穴如拖槍。拖槍之穴人嫌醜,只緣纏護兩山長。
貪變廉貞梳齒樣,長枝有穴無人葬。人言龍虎不歸隨,那知葬了生公相。
變作輔星變星篇,但是陰陽地理仙。凡遇龍神都照破,只緣心鏡已昭圓。
《玄机赋》
大哉!居乎成败所系。危哉!葬也兴废攸关。
气口司一宅之权,龙穴乐三吉之辅。
阴阳虽云四路,宗支只有两家。
数列五行体用,恩仇始见星分。
九曜吉凶,悔吝斯章。
宅神不可损伤,用神最宜健旺。
值难不伤,盖因难归囚地。
逢恩不发,祗缘恩落仇宫。
一贵当权,诸凶摄服。
众凶克主,独力难支。
火炎土燥,南离何益乎艮坤。
水冷金寒,坎癸不滋乎乾兑。
然四卦之互交,固取生旺。
八宫的缔合,自有假真。
地天为泰,老阴之土生老阳。
若坤配兑女,庶妾难投寡母之欢心。
泽山为咸,少男之情属少女。
若艮配纯阳,鳏夫岂有发生之机兆。
乾兑托假邻之谊。坤艮通偶尔之情。
双木成林,雷风成簿。
中爻得配,水火相交。
木为不神之本,水为木气之元。
巽阴就离,风散则火易熄。
震阳生木,雷奋而火尤明。
震与坎为乍交。
离共巽暂合。
坎元生气,得巽木而附宠联欢。
乾乏元神,用兑金而傍城借主。
风行地上,决定伤脾。
火照天门,必当吐血。
木见戌朝,庄生难免鼓盆之叹!
坎流坤位,贾臣常遭贱妇之羞。
艮非宜也,筋伤股折。
兑不利欤,唇亡齿寒。
坎宫缺陷而坠胎。
离应巉岩而损目。
辅临丁丙,位列朝班。
巨入坤艮,田连阡陌。
名扬科第,贪狼星在巽宫。
职掌兵权,武曲峰当庚兑。
乾首坤腹,八卦推详。
癸足丁心,十干类取。
木入坎宫,凤池身贵。
金居艮位,乌府求名。
金取土培。火宜木相。

字字金(蔣公)

字字金第一
蓋言此書,先賢編出,其中理氣,條分縷晰,辨正原文,有言責無,今傳與後,切勿輕洩。
邪書肆起,地學不明,各宗師授,莫辨渭涇,我作此書,暗室一燈,楷模後學,字字萬金。

戒學者遵律第二
要求真訣,盟神受戒,毋為財動,毋為仇害,擇主以交,惟德是賴,求之不誠,留福以特。
輕指好地,造物所忌,于天之怒,遭雷擊死,福善禍淫,乃天之理,如覓住城,栽培心地。

山水配合第三
玄空妙訣,惟看雌雄,山與水對,陰與陽通,九星流轉,彼此相逢,坎離交媾,一氣渾融。
先看金龍,坎離定位,乾坤父母,鍾毓最貴,一雌一雄,相為經緯,空中體認,心神領會。
真龍歸藏,其氣內聚,動則氣生,不動乃死,隨元變方,隨方變氣,舍此求之,豈合玄機。
陰陽差錯,其禍無窮,審龍如此,觀水亦同,配合無謬,運到興隆,陽順陰逆,以窺化工。
坎離水火,實具五行,陰施陽受,萬物始生,取以看地,鍾毓可憑,洩天之密,鬼神亦驚。

格龍卦第四
陰陽得配,相見為難,八神四個,其一宜攀,得以配合,毓貴鍾賢,是秘妙訣,切宜細研。
子午卯酉,乾坤艮巽,為父為母,寧不相見,此真配合,精力旺健,四個之一,雖微亦顯。
甲庚壬丙,辰戍丑未,陰陽相見,此為一類,依龍立向,亦堪消水,旁通一路,父母之位。
乙辛丁癸,寅申巳亥,陰與陽見,配定二類,龍固合向,向亦合龍,父母可兼,莫尋別位。
節節清純,三元不替,預知福力,一節一代,禍福顛倒,雜山雜水,其辨入微,其靈如鬼。
玄空之妙,四個取一,陰與陽交,陽與陰合,陰陽文媾,二氣渾合,生生不窮,允推良法。
四偶四正,謂之父母,其餘子息,左右夾輔,父母力大,統涵諸子,區而別之,一山一水。
山自管山,水自管水,不相為謀,山水異路,立眷成家,各宗父母,倘有差錯,如仇嫉妒。

論宮行度第五
子午卯酉,是為天元,乙辛丁癸,乃其所生,同共行路,有合無嫌,四隅立向,配偶宜然。
乾坤艮巽,天元之宮,辰戍丑未,乃其所鍾,擕帶同行,情誼自融,立向論配,四正乃從。
辰戍丑未,地元宮起,與誰同行,父母而巳,甲庚壬丙,夫婦相比,陰陽配合,立向所取。
甲庚壬丙,亦是地元,倘其出脈,不可有兼,左右皆雜,只愛單行,辰戍丑未,覓配為緣。
寅申巳亥,人元獨步,騎龍走出,不受人輔,兼來便雜,世罕能悟,乙辛丁癸,配向一路。

乙辛丁癸,人元是水,傍母同行,獨行不美,巳亥可向,寅申亦配,一雌一雄,兩情交會。
量山之法,在於審脈,觀其行度,隨其曲折,男女可分,微茫親切,地元人元,不宜有雜。

入首卦第六
次察血脈,以審來龍,到頭八尺,真氣內充,氣止水交,堂聚其中,揣摩穴法,以窺化工。
共路兩神,疑忌有雜,只論到頭,審清來脈,陰錯陽差,其神帶煞,水亦可救,認水立穴。
剖別山水,先看到頭,乘氣之法,細細推求,此處不錯,富貴可謀,此處若錯,喜變為憂。
千囑萬囑,到頭括目,羅經照定,或兼或獨,山龍水龍,各有眷屬,分清水路,自然發福。

依龍立向第七
支神出脈,干神立向,有兼無兼,亦從脈辨,脈從干出,向以支上,從支從干,審脈決斷。
前兼後兼,天玉宗旨,審龍立向,辨山辨水,連珠不放,四正而已,其餘山向,配合為美。
挨星秘訣,陰陽兩路,陰陽順逆,入首起數,以視入穴,是何星主,隨元管局,誰能解悟。

水口卦第八
要看城門,真龍駐足,眾水交會,真氣內畜,獅象龜蛇,禽星特出,無此貴格,不須寓目。
城門一訣,豈待外來,龍水交會,內氣兜收,鎖得元精,不至旁流,合得三般,一段盡搜。
城門妙訣,原論挨星,陽順陰逆,九宮飛臨,四個之一,遂位流行,四吉四凶,以辨水神。
又看流神,不可差分,去路固重,來路亦論,一毫有襍,禍悲踵門,龍水坐向,厥重惟均。
流神利害,元氣為之,有吉有凶,乃其所司,特朝一點,招攝靈奇,凝聚局內,速發何疑。
步水之法,與山不同,專論卦氣,測其吉凶,倒看元運,別有化工,山靜水動,一西一東。
山靜水動,從地從天,一覆一仰,相反照然,倒水步雲,其理非偏,參透此旨,可以探玄。
來宜衰方,去宜從死,衰即是旺,死亦非死,上元八九,下元一二,四吉四凶,倒用玄機。
只看本運,不參局堂,審定八方,以察水路,剋入為吉,曲折相顧,去來不清,定遭嫉妒。

明堂三局第九
卦立三般,筠松妙訣,一共四七,二連五八,三九與六,永為定格,兩路相交,顛倒順逆。
是用九宮,分定厥位,求端於天,妙乎對待,用以倒排,其序莫昧,左旋右旋,玄空最貴。
北斗七星,如何打劫,九宮定位,七星跋涉,破軍所臨,巧取其穴,環而布之,坎與離合。
先天倒排,七星順挨,倒須隔位,順由宮推,以求坎離,三卦與偕,同宮山水,須要分開。
七星順序,本宮推起,每宮三位,有山有水,相見不寧,打劫爭忌,高人分用,契合玄機。
玄空大卦,不外三般,天心已合,立向何難,水來歸水,山來歸山,一家眷屬,允契玄機。
局管初年,禍福立見,消息堂氣,觀其出面,只要純淨,不宜交戰,暗流亦同,明流愈顯。

九宮挨星第十
來山來水,挨星最貴,此處一差,寧不為累,今人審運,殊屬憒憒,洩漏玄機,驚神泣鬼。
零神正神,亦觀所遇,裝正扒零,審運而已,四吉裝正,扒零則忌,四凶扒零,裝正不喜。
來山去水,原分兩局,不同而同,一氣連屬,知此運用,始能造福,造化在手,功效神速。
五行生剋,取用貴明,流神剋入,來脈要生,憑運分別,生剋始清,一有混襍,如行敗荊。
挨星不到,其位即空,流神沖破,衰敗無窮,陽卦損男,陰卦損女,先天卦斷,後天参用。
向中放水,亦取剋入,流神之通,倒看乃的,剋即是生,生入不吉,欲知方位,四個之一。

三元氣運第十一
三元氣運,分別衰旺,衰死莫修,生旺宜速,逢時知士,隨元安放,運若未到,空勞夢想。
衰運之墳,千萬莫修,煞氣驚動,一門立休,百禍相侵,神盡難救,勿動為吉,尋吉補助。
得運之地,如種及時,速種速發,特理之宜,人生在世,七十古稀,得運灌蔭,乃沐榮施。
運分三元,一元六十,山上排龍,入首勿失,審氣分元,以窺入穴,順逆挨定,須叶三吉。
主運固明,餘運不衰,四吉四凶,就安去危,若合玄空,運發如雷,陰陽得配,一例同推。
九星雙起,其法甚秘,來山去水,雌雄互異,陽順陰逆,山水一理,水辨來源,山辨入氣。
到頭一節,須論生旺,上元一白,二三同黨,四巽一宮,中元所管,併作四吉,上元同看。
元卦三位,一二同墜,四卦生旺,九十年內,山脈值此,定然富貴,四卦所值,分定年位。
值年之卦,其力愈顯,同隊之卦,亦堪欣羡,陰陽兩度,取用活變,精而求之,其義非淺。

尋龍認穴第十二
峽前峽後,亦可尋龍,幹身分出,數節氣鍾,借幹纏護,巧奪天工,自成堂局,福力攸榮。
凡為凹缺,為禍最烈,不拘方位,逢之即滅,不拘元運,逢之即絕,陰基陽居,都怕此撃。
砂法之秘,在於化曜,要在盤內,十干探討,蔭貴權印,刑囚難保,向上分經,串出乃好。
理法己明,期勢宜辨,一言蔽之,特來開面,凡目所見,不離這件,觀形察勢,團聚可羡。
形家之言,汗牛沖棟,形止氣蓄,一言足誦,砂水交會,由遠而近,主僕分明,太極有暈。
貴賤認龍,吉凶辨砂,不正惡狀,煞身忘家,返背迫壓,破碎磋跎,皆指凶禍,勿見為佳。
貧富論局,亦論得水,局圓水抱,朝拱亦美,最怕刈腳,沖射尤忌,反背傾斜,不見為貴。

山洋別法第十三
山法洋法,各有專家,比而用之,其亂如麻,量山步水,宗旨毋差,我今區別,造福無涯。
洋法坐空,水繞歸後,不用砂關,只要水抱,以水為龍,水繞獨厚,堂寬勢高,漸高乃妙。
洋貴得水,勿貪秀峰,前高後低,高要雙容,後低非漕,靈秀所鍾,左右平抱,高迫則凶。
又有平陸,非洋非山,法宜詳究,扦穴尤難,高處之穴,陽極陰生,此為交媾,妙理可參。
束氣包裹,與山相同,坐空朝滿,與洋同訣,淺深憑界,左右憑夾,逆朝用案,橫龍貼脊。
分元辨運,乃與洋同,倒用玄機,推算有功,倒看方位,以西作東,上元下元,四吉四凶。

納氣吉凶第十四
墓氣從地,宅氣從門,門旺路吉,出入亨通,財丁兩盛,其樂融融,門旺宅衰,亦不為凶。
宅旺門旺,連發可決,宅旺門衰,其法乃歇,若見水光,救敗亦捷,水位宜哀,元機盡洩。
人煙稠密,巷路宜詳,巷沖不吉,況在衰方,急宜隔截,隔蔽不妨,若受沖煞,人口必傷。
平原曠野,四山遠隔,不怕風吹,只怕陰煞,田壠水圳,切忌沖脈,不拘方位,總歸凶烈。
乃有嶠星,高樓峻閣,迴風通氣,隨方反扑,百步之內,毋執常說,精求元運,知旺知煞。
山營之宅,四山皆近,固要開陽,又分動靜,動則出頭,靜乃平頂,迴風通氣,出頭處認。
以上諸篇,務宜細研,潛心究窮,先天後天,道明理達,始是真緣,可以無罪,可以為賢。

蒋大鸿《平砂玉尺辨伪》
辨龍五行所屬

盈天地間只有八卦。先天之位,曰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風雷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總之陰而已,山陽澤陰、雷陽風陰、火陽水陰,皆兩儀對待之象。對待之中,化機出焉。所謂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一陰一陽之謂道。八卦者,天地之體;五行者,天地之用。當其為體之時,未可以用言也。故坎雖為水,此先天之水,不可以有形之水言也;離雖為火,此先天之火,不可以有形之火言也。故艮為山而不可以土言也、兌為澤而不可以金言也、震巽為風雷而可以木言也。若論後天方位八卦,而以坎位北而為水、以離位南而為火、以震位東而為木、以兌位西而為金,似矣。四隅皆土也,又何以巽木乾金不隨四季,而隨春秋耶?此八卦五行之一謬也。及論二十四龍則又造為三合之說。復附會之以雙山,更屬支離牽強而全無憑據。夫,既以東南西北為四正五行,則巳丙丁皆從離以為火、亥壬癸皆從坎而為水、寅甲乙皆從震而為木、申庚辛皆從兌而為金,辰戌丑未皆從四隅以為土,猶之可也。今又以子合申辰而為水、并其鄰之坤壬乙亦化為水;以午合寅戌而為火,并其鄰之艮丙辛亦化為火;以卯合亥未而為木,并其鄰之乾甲丁亦化為木;以酉合已丑而為金,并其鄰之巽庚癸亦化為金。論八卦則卦爻錯亂,論四令則方位顛倒,此三合雙山之再謬也。所謂多岐亡羊,朝令夕改,自相矛盾,不持悖於理義,亦不通於辭說者矣。又以龍脈之左旋右旋,而分五行之陰陽,曰亥龍自甲卯乙、丑艮寅、壬子癸方來者為陽木龍;亥龍自未坤申、庚酉辛、戌乾方來者為陰木龍。其餘無不皆然,謬之謬者也。又以龍之所屬而起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又以龍順逆之陰陽分起長生,曰陽木在甲,長生在亥,旺於卯、墓於未;陰木屬乙,長生在午、旺於寅、墓於戌。其餘無不皆然。舉世若狂以為定理,真可哀痛矣。夫五行者,陰陽二氣之精華,散於萬象,周流六虛,盈天地之內,無處不有五行之氣,無物不具五行之體。今以龍而言,則直者為木、圓者為金、曲者為水、銳者為火、方者為土。又窮五行之變體,而曰貪狼木、巨門土、祿存土、文曲水、廉貞火、武曲金、破軍金、左輔土、右弼金。五行之變盡矣。此楊曾諸先覺,明目張膽以告後人者也。夫此九星五行者,或為起祖之星、或為傳變之星、或為結穴之星、或為夾從輔佐之星,或兼二、或兼三、或兼四,甚而五星傳變,則地大不可名言,以此見五行者變化之物,未有單取一行不變以為用者也。今不於龍體求五行之變化,而但執方位論五行之名字,是使天地之生機不變不化,取其一,盡廢其四矣。又從方位之左右旋分五行之陰陽,是使一氣之流行左支右絀,得其半而未能全其一矣。試以物產言之。若曰南方火地無大水;北方水地不火食;西方金地不產各材;東方木地不產良金,有是理乎?試以品性言之。盡人皆具五德,若曰東方之人皆無義;西方之人皆無仁;北方之人皆無禮;南方之人皆無智,有是理乎?且不獨觀四時之流行乎,春氣一噓而萬物皆生,不特東南生,而西北無不盡生;秋氣一肅而萬物皆落,不特西北落,而東南無不盡落。是生殺之氣不可以方隅限也。又不觀乎五材之利用乎,棟樑之木遇斧斤以成材;入冶之金,須鍛煉而成器;大塊非耒耜不能耕耘;清泉非爨燎不能飲食。道家者流,神而明之,故有水火交媾、金木合并之義,以為大丹作用,即大易既濟、歸妹之象也。故曰識得五行顛倒顛,便是大羅仙。相生者何嘗生,相剋者何嘗剋乎,今《玉尺》曰:癸壬來自兌庚,乃作體全之象;坎水迎歸寅卯,名為領氣之神。金臨火位,自焚厥屍;木入金鄉,依稀絕命。火龍畏見兌庚,遇北辰而自廢;東震愁逢火劫,見西兌而傷魂。是山川有至美之精英,而以方位廢之也。且五行之論生旺墓,而亦限之以方位,其說起於何人?若以天運言,則陽升而萬物皆生、陰升則萬物皆死,無此生彼死、此死彼生之分也。若以地脈言,有氣則萬物皆生、無氣則在在皆死,無此生彼墓,此旺彼衰之界也。今龍必欲自生趨旺,自旺朝生;水必來於生旺,去於囚謝;砂之高下亦如之,皆因誤認來龍之五行所屬,於是紛紛不根之論,咸從此而起也。更有謂龍之生旺墓若不合,別有立向消納之法。或以坐山起五行,或以向上論五行。不知山龍平壤皆有一定之穴、生成之向,豈容拘牽字義,以意推移。朝向論五行固為乖謬、坐山論五行亦未為得也。《玉尺》又兩可其說曰:可合雙山,作用法聯珠之妙;宜從卦例,推求導納甲之宗。又何其鼠首兩端,從無定見耶。我願世之學地理者,山龍只看結體之五星、平壤只看水城之五星,此乃五行之真者。苟精其義,雖以步武楊賴亦自不難。至於方位五行,不特小玄空生剋出入、宗廟洪範、雙山三合斷不可信,即正五行八卦五行亦不可拘。此關一破,則正見漸開,邪說盡息,地理之道始有入門。嗟乎,我安得盡洗世人之肺腸,而曉然告之以玄空大卦天元九氣之真訣,使黃石、《青囊》之秘,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哉。
杨公造命千斤歌
唐国师  杨筠松著
专看山头并命位,五行生旺好推寻。一要阴阳不混杂,二要坐身逢三合。
三要明星入向来,四要帝星当六甲。四中失一还无防,若是平分便非法。
杀在山头更若何,贵人禄马喜相过。三奇诸德能降杀,吉制凶神发福多。
二位尊星宜值日,一气堆干为第一。拱禄拱贵喜到山,飞马临方为愈吉。
三元合格最为上,四柱喜见财官旺。用支不可有损伤,取干最宜逢健旺。
生旺得合喜相逢,须避克破与刑冲。吉星有气小成大,恶曜休囚不作凶。
山家造命既合局,更喜金水来相逐。太阳照处自光辉,周天度数看躔伏。
六个太阳三个紧,中间历数第一亲。前后照临扶山脉,不可坐下支干缺。
更得玉兔照坐处,能使生人沾福泽。即解天机字字金,精微选择可追寻。
不然背里庸士术,执着浮文枉用心。字字千金实可夸, 会使天机锦上花。
不得真龙得年月,也应富贵旺人家。                              
逐吉赋(《玉尺经》原本)
唐国师 杨筠松著

尝闻英雄豪杰,实钟山卖 岳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
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土庶亦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艮丙交峰,登科甲第。
丙午丁秀拔,独占乎魁元。坤母峰高起,幸题名于榜尾。
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蔫元官贵投空,应是才高不第。
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发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
太微临御,南极星辉,金阶步武,至殿传书,蔫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道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伊谁可道。
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震同朝,声名王谢可俦。
勃兴满握重权乎巽亥,震庚奋武北南,面于坎离。
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弱,牙刀化作屠刀。
发文笔于巽辛,在坤申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震庚,在子午为劫盗之资。
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龟鹤琴剑,三吉得以文雅,丑未坤申之峰,多为先圣之辈。
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方,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
水飘孟钵落坤申,而僧尼乞丐,鬼牛寅甲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峰高独立南离,定有回禄之殃,印星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灾。
三吉凌云,虽十余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
只喜爱幸于迢迢,大忌暗藏于隐隐。
露出显赫,宾主识心,面面有情,方为奇贵。
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峰,闪跡抱踪,必是阴邪之辈。
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顾之在后,逐之而不忌。此则群砂翕聚,所主吉凶各有异应也。

真天机赋(《玉尺经》原本)
唐国师杨筠松 著

尝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
生旺墓吊合三方,而孟仲季之攸分公位。
十二宫配属于五行,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紧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长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
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囤积嗣则背旺迎生,
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
旺来迎生,富贵之期聚至。生来破旺,虽有子而亦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皆因冲破胎神。方出世亡身,盖为击伤生气。
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
贪狼步于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何堪。
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
旺神投沐浴,恐居官而淫乱可羞。
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
雌雄路遇,晚景荣华。眷属同情,家门孝义。
情而过亢,吕望八十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早亡身。
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还尸。
知房份之荣枯,品三房之等第;祸福轻重,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先后。
故孟兄实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子位居叔季,病死墓绝同途。
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独长房毓秀;曲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
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咸吉。更以六 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
如见曜方冲至,应见合室遭刑。若看龙之入首,须看水之源头,
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
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
四柱有情,长房应福,寅甲水至,孟房遭凶。
是以庚甲朝堂,腰带金印;丙壬到局,身挂紫衣。
少年蜚声科第,必见水来寅甲。官荣为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巳丙为内印之职。
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
艮丙巽辛交应,世出魁元之尊。亥联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手,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巳丙至而威武英雄。
戌乾为鼓盆之煞,坤流乃寡宿之。
卯酉本犯邪淫,悠扬清澈,女反贞贤。
子午必遭军贼,源流清脉,偏官武职。
乙辰水至而投河自溢,丙丁水来而寿考无疆。
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年横尸,必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撑家。
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则难产虚痨。戌乾辰巽水临,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朝,那堪疯疾缠身,委亢缠帚,应见持刀刎头。
寅亥午戌水归垣会,而火灾立至。申坤壬子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
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彼凶之应也。

杨聚宵致杨宝轩歌信
辑此全篇经理论,深思特写交过君。心血磨墨写歌信,呕心教给有情人。你有千金实难买,我生难遇有情人。籍住江西附城近,识得堪舆好栖身。
正值扒船逆水紧,有谁比碗粥水吞。遇着宝轩德极品,我处逆境巨心焚。心地善良依佛训,开饭添比我贫人。饭有得食有菜送,上靓青菜斟一盅。饭后一盅好心肠,高僧视父喜非常。劝兄当军唔好想,教篇理论返回乡嘉庆年间陪伴上,返乡觅阴又觅阳。觅到阴阳立好向,配合山家日格良。山家乾父坤母配,少阴少阳依理推。明确阴阳要紧记,阴阳不可错毫厘。
秘诀真传是宗旨,好比文王加伏羲。先贤格言要紧记,一错毫厘无药医。地理真诀一张纸,太极初生定两仪。两仪四象宫宫对,阴阳逆顺依理推。
教我师兄讲唔会,实怨自己头脑颓。自己甘颓无得讲,后对经文起贪狼。对照贪狼起夫妇,后天真系扭交图。五十真图?子因,就讲水口要元辰。一合其图配九星,立穴界水要分明。天心十度要座正,最怕骗术WUN老丁。座正罗经八方订,四墓三五格局成。成格成局取气生,讲到歪理会硬蹭。硬蹭执拗确难做,教会三方识宗途。四十八局点摆布,点明分房(口既)工夫。一知半解莫乱做,先天后天画有图。画成个图比你睇,雌雄卦爻要对齐。识得真传点样睇,辉易口诀照江西。江西个个称巧手,不可贪新弃我旧。贪新别旧要烧书,唔怪师兄话我愚。你查我的真凭据,实地点穴有程序,真穴藏聚水要收,配合九星看峦头。地理五逆多拮扭,龙真穴的是正受。龙跟水走节节秀,阴砂微微腮角收。腮角交牙得平稳,更须穴前有余唇。脉过穿心龙(口甘)紧,太高恐气化未尽。化气未尽人难晓,认清官鬼与禽曜。前官后鬼好认主,更遵《青囊》这部书。《青囊》部书讲到透,脉急所以要缓受。走闪转出粗中幼,砂弯有情水好收。
收水上堂遵易旨,方圆合体结融地。结穴融地配九星,为官必定上朝庭。天地交泰依理证,三方配峰有其形。生旺墓方认到准,搞错阴阳 丧大根。纵观全局方自信,睇真水口好主坟。心窍立穴得长远,时师所以少真传。若有真传未理解,得一失三定会败。诸多吉凶搞乱哂,离书盲目乱来猜。依“书”来猜讲到明,反复验证众承认。点线画出一个样,左右两边系阴阳。阳顺阴逆团团转,互相对立不离圆。阳从左边团团转,阴从右路转相通,谁人识得阴阳理,何愁大地不相逢。
术人依“书”去穷钻,地方定要握天圆。阴阳理明细心做,如何运用这功夫。先天一六后坤土,东方三八是同途……。两仪所生有五数,四生一九五十图。使用洛书来摆布,八宫分清布河图。砂水相交穴现数,数现穴的真情露。五十其图SI子因,罗经八对父母亲。聚聚散散不离祖,颠颠倒倒有条路。座正罗经掌上算,颠倒皆因线法乱。颠倒错乱有古怪,使错一线定会败。坐贪兼巨丁财发,效果真否掌上排。
“河”“洛”两数用心派,心灵依理把星挨。廉贞位居中五派,九星得位宅更佳。阴阳相配属边样?甲未庚丑配鸳鸯。罗经易理有象数,先天后天配有图。山家乾父配坤母,卦变爻推合运路。未明线法莫乱做,坐录兼文定必孤。坐四兼三又如何?亏房伤损定必多。坐文兼武平平稳,坐六兼四有丁银。诸家线法边家()?最怕武辅兼破军。兼到破军财丁损,点知人间(口既)奇闻。讲到立向心胆震,地理百家谁的真?真传辉理要记紧,二气交感定乾坤。丁癸立根MAO的错,三易深究有高论。立局依形才是对,太极初生两仪随。太阳一生乾二兑。八宫分界来分房,分房界线落空亡。我依真传来直讲,分汪阴阳双对双。次序分清奇偶数,阴差阳错不同途。奇父定配偶坤母,父母分金合卦图。出门挥戈各人舞,识性同居才对路。还要紧记仙贤诀,为已为人处世活。
诀曰:人有人意,恐非我意;我有我意,恐非人意;人意我意,恐非天意。合得天意,万事如意!此乃天地人间之大道理!

 

《雪心赋》
第一章 山川理气
盖闻天开地闢,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一理并行而不悖。
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达于精微。
由智士之讲求,岂愚夫之臆度。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着于地者,有万水千山。
自本自根,或隐或显。
胎息孕育,神变化之无穷;生旺休囚,机运行而不息。
地灵人杰,气化形生。
孰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眛而不信。
第二章 地理要略
古人卜宅,有其义而无其辞;后哲着书,传于家而行于世。
葬乘生气,脉认来龙;穴总三停,山分八卦。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眛于理者,孰造于玄微。
惟阴阳顺逆之难明,抑鬼神情状之莫察。
布八方之八卦,审四势之四维。
有去有来,有动有静。
迢迢山发迹,由祖宗而生子生孙;汨汨水长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入山寻水口,登穴看明堂。
岳渎锺星宿之灵,宾主尽东南之美。
立向贵迎官而就禄,作穴须趋吉而避凶。
必援古以证今,贵升高而望远。
辞楼下殿,不远千里而来;问祖寻宗,岂可半途而止。
祖宗耸拔者,子孙必贵;宾主趋迎者,情意相孚。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前者呼,后者应,气象万千。
辨山脉者,则有同干异枝;论水法者,则有三叉九曲。
卜云其吉,终焉允臧。
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乃天之克相。
 将相公侯,胥此焉出;荣华富贵,何莫不由。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于斯,必深造于斯,盖有妙理。
第三章 论山水本源 
要明分合之势,须审向背之宜。
散则乱,合则从;群以分,类以聚。
是以潜藏须细察,来止要详明。
山聚处,水或倾斜,谓之不善;水曲处,山如散乱,谓之无情。
取小醇而遗大疵,是谓管中窥豹;就众凶而寻一吉,殆犹缘木求鱼。
诀以言传,妙由心悟。
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
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
静者池沼之停留,动者龙脉之退卸。
众山止处是真穴,众水聚处是明堂。
堂中最喜聚窝,穴后须防仰瓦。
更看前官后鬼,方知结实虚花。
山外拱而内逼者,穴宜高;山势粗而形急者,穴宜缓。
高则群凶降伏,缓则四势和平。
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水如急势,登穴不见者祸迟。
趋吉避凶,移湿就燥。
重重包裹红莲瓣,穴在花心;纷纷拱卫紫微垣,尊居帝座。
前案若乱杂,但求积水之池;后山若嵯峨,必作挂灯之穴。
星以剥换为贵,形以特达为尊。
土不土而金不金,参形杂势;木不木而火不火,眩目惑心。
盖土之小巧者类金,木之尖乱者似火。
金清土浊,火燥水柔。 
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
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
木为祖,火为孙,富而好礼;金是母,木是子,后必有灾。
水在坎宫,凤池身贵;金居兑位,乌府名高。
土旺牛田,木生文士。
水星多在平地,妙处难言;火星多出高山,贵而无敌。
木须有节,金贵连珠。
所贵者活龙活蛇,所贱者死鳅死鳝。
虽低小不宜瘦削,虽屈曲不要欹斜。
德不孤,必有邻,看他侍从;眼不明,徒费力,到底糢糊。
五星依此推,万变难以枚举。 
第四章 论水法 
论山可也,于水何如。
交锁织结,四字分明。
穿割箭射,四凶合避。
撞城者,破家荡业;背城者,勾性强心。
发福悠长,定是水缠玄武;为官富厚,必然水绕青龙。
所贵者五户闭藏,所爱者三门宽阔。
垣局虽贵,三门逼窄不须观;形穴虽奇,五户不关何足取。
元辰当心直出,未可言凶;外面转首横栏,得之反吉。
以之界脉则脉自止,以之藏风则风不吹。
水才过穴而反跳,一文不值;水若入怀而反抱,一发便衰。
水口则爱其紧如葫芦喉,抱身则贵其弯如牛角样。
交牙截水者最宜耸拔,当面潴水者惟爱澄凝。
耸拔者,如赳赳武夫之捍城;澄凝者,若肃肃贤臣之拱位。
水口之砂,最关利害。
此特举其大略,当自察其细微。 
第五章 论龙脉
水固切于观流,山尤难于认脉。
或隐显于茫茫迥野,或潜藏于淼淼平湖。
星散孤村,秀气全无半点;云蒸贵地,精光略露一斑。
耸于后,必应于前;有诸内,必形诸外。
欲求真的,远朝不如近朝;要识生成,顺势无过逆势。
多是爱远大而嫌近小,谁知迎近是而贪远非。 
会之于心,应之于目。
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死绝处有生成气局,旺相中察休废踪由。
弃甲曳兵,过水重兴营寨;排枪列阵,穿珠别换门墙。
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于传舍;连珠不止而散乱,似假道于他邦。
滚滚桃花,随风柳絮,皆是无蒂无根,未必有形有气。
若见土牛隐伏,水缠便是山缠;或如鸥鸟浮沈,脉好自然穴好。
水外要四山来会,平中得一突为奇。
细寻朝对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
堂宽无物,理合辩于周围;水乱无情,义合求于环聚。
当生不生者,势孤援寡;见死不死者,子弱母强。
鹤膝蜂腰,恐鬼劫去来之未定;蛛丝马迹,无神龙落泊以难明。
仿佛高低,依稀绕抱。
求吾所大欲,无非逆水之龙;使我快于心,必得入怀之案。
蜂屯蚁聚,但要圆净低回;虎伏龙蟠,不拘远近大小。
脉尽处须防气绝,地卑处切忌泉流。
来则有止,止则或孤,须求护托;一不能生,生物必两,要合阴阳。
有雌有雄,有贵有贱。
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则为失度;倘如龙虎护胎,不过穴则为漏胎。
可喜者龙虎身上生峰,可恶者泥水地边寻穴。 
出身处要列屏列障,结穴处要带褥带裀。 
当求隐显之亲疏,仍审怪奇之趋舍。
犀角虎牙之脱漏,名为告诉之星;骊珠玉几之端圆,即是贡陈之相。
亦有穴居水底,奇物异踪;更有穴在石间,剥龙换骨。
水底必须道眼,石间贵得明师。
岂知地理自有神,谁识桑田能变海。
骨脉固宜剥换,龙虎须要详明。
或龙去虎回,或龙回虎去。
回者不宜逼穴,去者须要回头。
荡然直去不关栏,必定逃移并败绝。
或有龙无虎,或有虎无龙;无龙要水绕左边,无虎要水缠右畔。
或龙强虎弱,或龙弱虎强;虎强切忌昂头,龙强尤防嫉主。
莫把水为定格,但求穴里藏风。
到此着眼须高,更要回心详审。
两宫齐到,忌当面之倾流;一穴居中,防两边之尖射。 
东宫窜过西宫,长房败绝;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贫穷。
最宜消息,无自昏迷。
相山亦似相人,点穴犹如点艾。
一毫千里,一指万山。
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
不拘单向双向,但看有情无情。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转之山;何用九星八卦,只须顾内回头。
莫向无中寻有,须于有处寻无。
或前人着眼之未工,或造化留心以褔善。
左掌右臂,缓急若冰炭之殊;尊指无名,咫尺有云泥之异。
傍城借主者,取权于生气;脱龙就局者,受制于朝迎。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乱杂;横来直受,直来横受,更看护缠。 
须知移步换形,但取朝山证穴。 
全凭眼力,斟酌高低;细用心机,参详向背。
内直外钩,尽堪裁剪;内钩外直,枉费心机。
勿谓造化难明,观其动静可测。
辨真伪于造次之间,度顺逆于性情之外。
未知真诀,枉误世人。
细看八国之周流,详察五星之变化。
截气脉于断未断之际,验祸福于正不正之间。 
更有异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弃;若见藏牙缩爪,机不可测,妙不可言。
石骨过江河,无形无影;平地起培塿,一东一西。
当如沙里拣金,定要水来界脉。
平洋穴须斟酌,不宜掘地及泉;峻峭山要消详,务要登高作穴。
穴里风须回避,莫教割耳吹胸;面前水要之玄,最怕冲心射胁。
土山石穴,温润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单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关栏。
若还独立无依,切忌当头下穴。 
风吹水劫,是谓不知其所裁;左旷右空,非徒无益而有损。
石骨入相,不怕崎岖;土脉连行,何妨断绝。
但嫌粗恶,贵得方圆。
过峡若值风摇,作穴定知力浅。
穴前折水,依法循绳;图上观形,随机应变。
穴太高而易发,花先发而早淍。
高低得宜,褔祥立见。
虽曰山好则脉好,岂知形真则穴真。
枕龙鼻者,恐伤于唇;点龟肩者,恐伤于壳。 
出草蛇以耳听蛤,出峡龟以眼顾儿。
举一隅而反三隅,触一类而长万类。
虽然穴吉,犹忌葬凶。
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针正;作当依法,须求年月日之良。
山川有小节之疵,不减真龙之厚褔;年月有一端之失,反为吉地之深殃。
过则勿惮改,当求明师;择焉而不精,误于管见。
谓凶为吉,指吉为凶。
拟富贵于茫茫指掌之间,认祸褔于局局星辰之内。
岂知大富大贵,而大者受用;小吉小褔,而小者宜当。
偶中其言,自神其术。
茍一朝之财贿,当如后患何!谬千里于毫厘,请事斯语矣。
追寻仙迹,看格尤胜看书;奉劝世人,信耳不如信眼。
山峻石粗流水急,岂有真龙;左回右抱主宾迎,定生贤佐。
取象者必须形合,入眼者定是有情。 
但看富贵之袓坟,必得山川之正气。 
何年兴,何年废,鉴彼成规;某山吉,某山凶,了然在目。 
水之祸褔立见,山之应验稍迟。
地虽吉而葬多凶,终无一发;穴尚隐而寻未见,留待后人。 
毋执己见,而拟精微;须看后龙,而分贵贱。
三吉锺于何地,则取前进后退之步量;劫害出于何方,则取三合四冲之年应。
遇吉则发,逄凶则灾。 
山大水小者,要堂局之宽平;水大山小者,贵袓宗之高厚。
一起一伏断了断,到头定有奇踪;九曲九弯迴复迴,下手便寻水口。
山外山稠叠,补缺障空;水外水横阑,弓圆弩满。
紧拱者富不旋踵,宽平者福必悠深。
修竹茂林,可验盛衰之气象;天关地轴,可验富贵之速迟。
牛畏直绳,虎防暗箭。
玄武不宜吐舌,朱雀切忌破。
穴前忌见深坑,臂上怕行交路。
上不正而下参差者,无用;左空缺而右重抱者,徒劳。
外貌不足,而内相有馀,谁能辨此;大象可观,而小节可略,智者能知。
何精神显露者反不祥,何形势隐拙者反为吉。
盖隐拙者却有奇踪异迹,显露者多是花穴假形。
胶柱鼓瑟者何知,按图索骥者何晓。 
城上星峰卓卓,真如插戟护垣;面前墩阜累累,换作排衙唱喏。
华表捍门居水口,楼台鼓角列罗城。
若非立郡迁都,定主为官近帝。
众山辐辏者,富而且贵;百川同归者,清而又长。
山称水,水称山,不宜偏胜;虎让龙,龙让虎,只要比和。
八门缺,八风吹,朱门饿莩;四水归,四兽聚,白屋公卿。
突中之窟须迁,窟中之突莫弃。
穷源千仞,不如平地一堆;外耸千里,不若眠弓一案。
山秀水响者,总为绝穴;水急山粗者,多是神坛。
不论平地高山,总宜深穴;若是穷源僻坞,岂有真龙。
远看脚头;高抬眼力。 
根大则枝盛,源深则流长。 
长要龙真而穴正,要水秀以沙明。
登山见一水之斜流,退官失职;入穴见众山之背去,失井离乡。
若见文笔孤单,砚池污浊。
枉凿匡衡之壁,徒关孙敬之门。
财山被流山之返牵,花蜂酿蜜;怀抱有圆峰之秀异,螺嬴负螟。
一岁九迁,定是九流九曲;十年不调,盖因山不十全。 
水若屈曲有情,不合星辰亦吉;山若欹斜破碎,纵合卦例何为。
覆宗绝嗣,多因水尽山穷;灭族亡家,总是山飞水走。
不问何方,允为凶兆。
论官品之高下,以龙法而推求。
天乙太乙侵云霄,位居台谏;禽星兽星居水口,身处翰林。
数峰插天外,积世公卿;九曲入明堂,当朝宰相。
左旗右鼓,武将兵权;前障后屏,文臣宰辅。
犀牛望月,青衫出自天衢;丹凤啣书,紫诏颁于帝阙。
文笔联于诰轴,一举登科;席帽近于御屏,东宫侍读。
衙刀交剑,名持帅阃之兵;鼓角梅花,身领知州之职。
银瓶盏注,富比石崇;玉带金鱼,贵如裴度。
三千粉黛,牵公子之魂消;八百烟花,惹王孙之肠断。
娥媚山现,女作宫妃;金诰花开,男婚公主。
鱼袋若居兑位,卿相可期;天马若在南方,公侯必至。
顿笔多生文士,卓旗定出将军。
 内忧外阃,文武不同。
某郡某州,分野可断。
御座御屏,入内台而掌翰;顿给枪鼓,镇外阃以持权。
带仓带库,陶猗之富可期;生曜生宫,王谢之名可望。 
文星低而夭颜回,天柱高而寿彭祖。
印浮水面,焕乎其有文章;水聚天心,孰不知其富贵。
巧凭眼力,妙在心思。 
物以类推,穴由形取。
虎与狮猊相似,雁与凤凰不殊。
一或少差,指鹿为马;浑然无别,认蚓为蛇。 
或取斜曲为钗,四围不绝;或求横直为剑,两畔不包。 
文笔画笔,二者何分;衙刀杀刀,两般无异。
若坐山秀丽,杀刀化作衙刀;或本主贱微,文笔变为画笔。
尖枪本凶具,遇武士以为奇;浮尸固不祥,逢群鸦而反吉。
鼓笛非神仙不取,无道器则出伶官;印剑非天师不持,有香炉则为巫祝。 
葫芦山现,术士医流;木杓形连,瘟疾孤寡。
或是胡僧礼佛,错认拜相铺毡;或是尸山落头,误为谢恩领职。
形如囚狱,与祥云捧日何殊;势比耸花,与风吹罗带何异。
出阵旗见劫山为劫盗,死笔遇杀水为杀伤。
一坯土居正穴之前,未可断为患眼;一小山傍大山之下,未可指为堕胎。
或作蟠龙戏珠,或作灵猫捕鼠。
贵通活法,莫泥陈言。
卷簾水现,入舍填房;珥笔山尖,教唆词讼。 
儿孙忤逆,面前八字水流;男女淫奔,案外抱头山现。
玉印形如破碎,非瞽目则主伤胎;金箱头若高低,非烟包则为灰袋。
探头侧面,代有穿窬;拭泪搥胸,家遭丧祸。
尸山居水口,路死扛尸;肿脚出坟前,瘟疫浮肿。
出林虎无以啖之,则伤人;伏草蛇无以制之,则损己。
蜈蚣钳里,眠犬怀中。凡此恶形,扦之有法。
嘶马必闻风于他处,惊蛇还畏物于坡中。
取舟楫于前滩,贵游鱼于水上;荷叶不可重载,瓜藤仅可小栽。
泊岸浮牌岂畏风,平沙落雁偏宜水。 
鱼贯而进,馨香在于卷阿;雁阵而低,消息求于迴野。 
人形葬于脐腹,却要窝藏;禽形妙在翼阿,不拘左右。
不可一途而取,岂容一例而言。
盖黏倚撞,细认穴情;吞吐浮沉,务依葬法。 
唇脐目尾颡腹,三吉三凶;角耳鼻协腰足,四凶二吉。
形似乱衣,妻必淫,女必妒;势如流水,家必败,人必亡。
或遇提萝之山,定生乞丐;若见擎拳之势,定出凶徒。
水破太阴,云雨巫山之辈;山欹文曲,乱流洛浦之人。
头开两指似羊蹄,出人忤逆;脑生数摺如羊协,犯法徒刑。
文笔若坐悬针,切宜谨畏;孝帽若临大墓,勿谓无凶。
小人中君子,鹤立鸡群;君子中小人,蓬生麻内。
抿中玉表,多生庶出之儿;狐假虎威,必主过房之子。
为人无嗣,只因水破天心;有子出家,定是水冲城脚。
亦有虚拱,无情似乎有情;多见前朝,如揖却非真揖。
顶虽尖圆而可爱,必脚走窜而顾他。
纵有吉穴可迁,不过虚花而已。
万状千形咸在目,三才八卦本诸心。
好地只在方寸间,秘术不出文字外。
土崩陷而神鬼不妥,木凋落而旺气将衰。
源泉混混出明堂,气随飘散;白石磷磷张虎口,必主刑伤。
更防东屈西伸,最怕左牵右拽。
危楼寺观,忌闻钟鼓之声;古木坛场,惊见雷霆之声。 
怪石若居前案,必有凶灾;吉星既坐后龙,岂无厚福。
忽见山裂者,横事必生;尝闻水泣者,丧祸频见。
其或声响如环珮,进禄进财;若然滴漏注铜壶,守州守郡。
鼕鼕洞洞,响而亮者为贵;凄凄切切,悲而泣者为灾。 
然而有声不如无声,明拱不如暗拱。
 一来一去,有福有灾;一急一缓,有利有害。
留心四顾,缓步重登。
二十四山,山名太杂;三十六穴,穴法何迂。
宗庙之水法误人,五行之山运有准。
逆水来朝,不许内堂之洩气;翻身作穴,切须外从之回头。
所贵关藏,最蜂空缺。
隔水为护者,何妨列似屏风;就身生案者,须要回如肘臂。 
毋友不如己者,当求特异之朝山;同气然后求之,何必十分之厚陇。
尖山秀出,只消一峰两峰;曲水来朝,不论大涧小涧。
众水顺流而散漫,不用劳神;四山壁立而粗杂,何劳着眼。
山无朝移夕改之势,水有陵迁谷变之时。
水不乱湾,湾则气全;山不乱聚,聚则形止。
浅薄则出人浅薄,宽平则出人宽平。
只只山尖射,岂子之所欲哉;源源水斜流,其馀不足观也。
后山不宜壁立,去水最怕直流。
更嫌来短去长,切忌左右倾泻。
流神峻急,虽屈曲而骤发骤衰;水口开关,不重叠而易成易败。
其或势如浪涌,何如卓立之峰;脉若带连,何必高昂之阜。
带连者贵接续而不断,浪涌者须重叠以为奇。 
脉有同干异支,支嫩延蔓;势有回龙顾祖,祖不厌高。
察其老嫩精粗,审其生旺休废。
若言阳宅何异阴宫,最要地势宽平,不宜堂局逼窄。
若居山谷,最怕凹风;若在平洋,先须得水。
土有馀,当闢则闢;山不足,当培则培。
先宅后坟,坟必兴而宅必败;先坟后宅,宅既盛而坟自衰。
明堂平旷,万象森罗;众水归朝,诸山聚会。
草盛木繁,水深土厚。
墙垣籬堑,俱要迴环;水圳池塘,总宜朝揖。
与夫铁炉油榨,水确牛车。
立必辨方,作当依法。
水最关于祸福,水宜合于图经。
所忌者水尾源头,所戒者神前佛后。
坛殿必居水口,罗星忌见当堂。
形局小者,不宜伤残,寸土惜如寸玉;垣局阔者,何妨充广,千家任住千年。
一山一水有情,小人所止;大势大形入局,君子攸居。
泰山支麓水交流,孔林最茂;龙虎山中风不动,仙圃长春。
因往推来,准今酌古。
牧堂之论深于理,醇正无疵;景纯之术几于神,玄妙莫测。
法度固难尽述,机关须自变通。
既造玄微,自忘寝食。
亟称水何取于水,谁会孔圣之心;尽信书不如无书,还要离娄之目。
赋禀虽云天定,祸福多自己求。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是之取尔;天之生人,地之生穴,夫岂偶然。
欲求滕公之佳城,须积叔敖之阴德。
积德必获吉扦,积恶还招凶地。
莫损人而利己,勿丧善以欺天。
穴本天成,福由心造。
发明古诀,以雪吾心。 
地理精粗,包括殆尽。
切记宝而藏之,非人勿示;慎传后之学者,永世无穷。

《平洋千金诀》
蒋大鸿着

堪舆之文繁且多,要诀尽包罗;劝君平洋看水龙,湾曲是真踪。直来直去气不收,下了死龙头;曲处不分名真息,逆上胎斯结。
穴后分流气脉空,葬下便遭凶;单龙转结气脉和,子息自登科。更有群龙相护应,富贵天然定;水龙首尾要知因,穴道可相亲。
水龙葬法分三格,时师尚未得;荡龙带秀亦堪扦,又有落河边。公行干水人人见,不及私情恋;第一看水先看来,驳杂不须裁。
但见来源从一卦,此地真无价;来情得令福周全,非时祸亦专。得令失令观九气,此是先天数;一卦统三颠倒颠,关窍此中传。
左右挨加顺逆行,分明辨五星;管一带二人不知;祸福不差迟。惟有乾坤一大关,代代作高官;交媾阴阳妙更元,差迟祸难言。
来龙生气既乘时,作法更精微;从来穴有诸般法,不许差毫发。信手拈来皆妙道,处处为真造;若将吉地变为凶,笑杀眼朦胧。
先天体格后天用,本末分轻重;内气外气为经纬,联络无相悖。上天列宿五行精,三分论挨星;元辰一滴为真蒂,太极生天地。
时师不明生克理,进退无凭据;紫微北极坐中央,天星布八方。二十四山双双起,父母相交际;天然向法认金龙,十字问真踪。
金龙来短近安排,来长远处裁;不辨天星犯差错,葬下多萧索。三星五吉神仙法,体用多包括;下手当知直达机,补救得便宜。
近应远应要清纯,错乱祸来频;三元变化可通神,死执便非经。去水之方有还气,时朝少能会;会得水龙来去情,分房知废兴。
古人又有修龙诀,与君相会说;浚疏得法自天全,一点作根源。血脉流通百脉匀,化育自阳春;平洋与山法不一,坐后空尤吉。
左右低平前面高,旺气产英豪;极低便作水来论,干流亦有神。平洋三法须要知,持此与君推;山中带骨真气结,浮土反成拙。
葬水还胜葬山好,山能真穴少;山龙向法有差殊,入手可详推。龙经万卷话成虚,不及一篇书。

《自然水法歌》
水法最多难尽述。略举大纲释迷惑。世传卦例千数家。彼吉此凶行不得。自然水法君须记。无非屈曲有情意。
来不欲冲去不直。横不欲反斜不急。横须遶抱及湾环。来则之元去屈曲。澄清渟畜甚为佳。倾泻急流何有益。
八字分开男女淫。川流三派业将倾。急泻急流财不聚。直来直去损人丁。左射长男必遭殃。右射幼子受灾伤。
若还水从中心射。中房之子命难长。扫却罗城子息少。冲心射胁孤兼寡。反跳人离及退财。卷帘填房与入赘。
澄清出人多俊秀。污浊生子多愚钝。大江汪洋朝万顷。暗扶爵禄食五鼎。池湖凝聚卿相职。汪洋水朝贵无敌。
飘飘斜出是桃花。男女荒淫总破家。生人出入好游荡。终朝吹唱逞奢华。屈曲流来秀水湖。定然金榜有名标。
水如流去无妨碍。财丰亦主官高迈。水法不拘去与来。总须屈曲去仍回。三回五转来顾穴。悠悠眷恋不忍别。
何用九星并八卦。生旺死绝皆虚说。述比一篇其口诀。读者胸中须透彻。莫惑时人卦例言。祸福有无当自别。

《论砂钳》
论砂容易不为难。总在明人眼界间。古怪巍峨犹未善。崎岖险峻不为良。倒反歪斜非吉兆。粗雄突兀总凶顽。
破碎崚层为劫煞。斜飞走窜尽凶殃。劫山照破全无地。凶煞加临祸难当。尖圆方正名三吉。秀丽清奇曰好山。
明净自然招德德。端圆的定降桢祥。圆者不宜粗壅肿。尖者最忌瘦巉岩。破在吉方多不吉。秀居凶位福亨昌。
生砂柔插如弓角。死砂硬直似刀鎗。贵砂尖秀主笏笔。富砂圆正厨库仓。聚米办钱富而贵。衙刀球杖富难量。
富则银瓶并盏注。贵兼玉印与金箱。蚁聚蜂屯财谷地。旌旗踏节姓名香。石壁棱棱为劫盗。鎗旗簇簇出强梁。
顺水顺砂名退笔。宅墓逢之皆不吉。纵有良田过万顷。房倒房兴终不一。逆水逆砂日进裨。向剪财头财便兴。
若有数重兼逆砂。房房家业日光荣。一砂窜走一砂飞。荡劫家财鬻聚居。更有外山背走去。路死他乡不见归。
砂若直来如射箭。家遭凶祸年年见。左长右三中次房。次第推来无不验。龙虎须教曲抱身。昂头踞是恐伤人。
妒主擎拳人忤逆。拭泪搥胸损少丁。莫教齐到兼尖利。同胞兄弟亦相争。青龙若窜过西宫。长房财产尽皆空。
白虎窜弓幼少败。两宫祸福一般全。过宫头转无妨碍。此房人产反丰隆。玄武吐舌名败笔。必主中房破败凶。
龙虎里面小明堂。须令洁净乎宽荡。若有砂墩并石块。瞎育产难见形伤。外堂也要地宽乎。勿使凶砂碍眼睛。
最怕离披并散乱。偏嫌混什不分明。形似虾蟆人企气。状如尸卧妇人淫。猪肚须防少括事。羊蹄忤逆乱人伦。
马腿牛臂人不识。鹅头鸭颈暗私情。提篮乞食洽家唱。灰袋烟包设火星。倒杵东爪招肿脚。百结鹑衣彻骨贫。
朝山远近要相当。不宜主弱对宾强。近宜低小尤为美。远则高大最为良。惟是有情无别意。方为真意可取技。
若是无情不相惹。秀如圭璧也虚闲。露体献花真是丑。蛾眉粉黛卖朱颜。探头灰面男为盗。开脚掀裙女犯奸。
富贵虽然系龙穴。秀气须应在朝山。笔架科名应有分。满床牙笏世为官。金检玉检翰林院。玉几金炉学士班。
三台县令知州职。玉屏驷马执笏朝。席帽模糊皆岁真。彩袍堆积坐黄堂。文笔联珠并展诰。举人进士定联芳。
五凤楼台真罕有。状元榜眼探花郎。


本站所有资料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条:符号风水
下一条:堪舆古赋2
没有相关信息
北京俏梅花商务发展公司 © 版权所有  2007 - 2009      京ICP号:868686